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三生三世枕上书 > 第五章

第五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凤九是后来听燕池悟说,才晓得姓燕的被东华一掌挑开朝她扑过来时,正遇上地处符禹山颠的梵音谷开谷。他们这一落,正落在梵音谷一个突出来的峭壁上。
   
    梵音谷是符禹山上十分有名的一个山谷,里头居的是四海八荒尤为珍贵的比翼鸟一族。
   
    传说中,比翼鸟族自化生以来,一直十分娇弱,后来更是一代娇弱过一代,稍沾了些许红尘的浊气便要染疾。故此,多年前他们的老祖宗历尽千辛寻着这个梵音谷,领着阖族人遁居此谷中。
   
    为妨谷外的红尘浊气污了谷内比翼鸟的清修,梵音谷的妙处在一甲子只开一回,一回只开那么短短的一瞬,小小的一个缝,可容须向谷内办事的九天仙使通行。
   
    天上专司行走梵音谷办事的仙使,接替前任初来这个山谷时,需历练的第一件本事,便是如何抓住开谷的那个间隙,用那么短短的一瞬,从那么小小的一条缝挤进山谷里头去。最有慧根的一个仙使练这个本事也足练了三千年。
   
    凤九觉得,燕池悟早不扑晚不扑,偏梵音谷开谷时扑过来;脚下的歪风不吹东不吹西,偏将他们直直吹进石壁上那个一条缝似的通道里头;那个石缝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刚够他们二人并列着被吹进去;综上所述,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运气……
   
    同是天涯落难人,凤九四顾一圈,寻了条干净的长石坐了,见燕池悟正抱着玄铁剑,背对她蹲在生了青藤的一处山壁旁。
   
    她觉得,他的背影看上去有点愤怒。
   
    方才落下来时,燕池悟正垫在凤九的下头,千丈高崖坠地,地上还全铺排的鹅卵石,痛得他抽了一抽,却是硬撑得一声没吭。凤九稳稳从他身上爬下来时,他又抽了一抽,额头冒了两滴冷汗,还是硬撑得没有吭声。凤九思量片刻,道了声谢,觉得姓燕的虽然长得是个十足娘娘腔的脸,倒是有担当的真男人,此举虽算不上救了她的命,也免了许多皮肉之苦。燕池悟他,是个好人。一旦作了这个念头,眼中瞧着他的形象立时亲切许多,也不好再用姓燕的来称呼。
   
    燕池悟弱柳扶风地蹲在山壁旁,小风一拂,衣袂飘飘间,瞧着身姿纤软,惹人怜爱。
   
    凤九蔼声唤他:“小燕。”
   
    小燕回头,柳眉倒竖,狠狠剜她一眼,含愁目里腾起熊熊怒火:“再喊一句小燕,老子把你舌头割下来下酒。”
   
    凤九觉得,对着这样的小燕,自己从前并不觉得的母性也被激发出来,心底变得柔软无比,仍是蔼声地道:“那我要喊你什么?”
   
    小燕想了一想,蹲着狠狠地道:“凡界的人称那些虎背熊腰的伟男子,都喊的什么,你就喊老子什么。”
   
    凤九瞧着燕池悟一抽一抽的瘦弱背脊,不盈一握的纤细腰肢,水笋般的手指头,道:“小燕壮士。”
   
    小燕壮士很受用,眯着眼有派地点了个头。
   
    凤九前后遥望一番,道:“这个地方前不着村后不近店,不知怎么觉得术法也使不大出,小燕壮士你身上又带了伤需暂歇歇,不如我们随意说说话。”
   
    小燕壮士被连叫几个壮士,很是受用,先前的一丝愤怒跑得山远,难得温和地道:“想说什么,说罢。”
   
    凤九兴致勃勃地凑过去:“其实,我看小燕壮士你是个义薄云天的英雄,有个疑问想请教请教。”话中又凑过去两分:“当年诓东华帝君他入十恶莲花境的事儿真是你做下的?我从前也一味相信,但今日却觉得,这个事儿做得有些卑鄙,不像是你这等义薄云天的英雄使出的手段。”
   
    义薄云天的小燕壮士默了一默,脸上飞起两抹丹赤,瞧着竟似羞惭之意,半晌才道:“是、是老子做的又怎的?”
   
    凤九含蓄地表示惊讶。
   
    小燕壮士恼羞成怒地道:“那冰块脸不是个好人,你跟了他,也不见得是个好事!”
   
    凤九含蓄地再表示一回惊讶,道:“你且说来。”
   
    据小燕壮士的口述,将东华锁进十恶莲花境纯属一个误会,他大爷当年,其实如同今日一般的浩然正气,同人打架,讲的是一个坦荡,是一个光明正大。
   
    当年,他一心仰慕姬蘅公主,听说姬蘅的哥哥要将她另行婚配,心中十分地焦急。他们魔族一向敬重武力,他觉得,倘若他打赢了东华,姬蘅定将他另眼看待,得了姬蘅的青眼,再去向她哥哥提亲,此事就成了七分。
   
    他使了平生才学,写成一幅三寸长一寸阔的战帖托有几分交情的斗姆姥姥捎给东华,七日后得了斗姥回音,道东华回说近日太晨宫中的茶园正值采茶时节,事忙不允。
   
    得了这个信,一方面,他觉得东华的理由托得是个正经,应时采茶对于他们这些斯文人来说一向是大事,但另一面,他又很不甘心因这么一件事误了他同东华的决斗。于是,他偷偷地潜进了东华的太晨宫,受累一夜,将待采的几分茶地全帮他采办了,天明时裹了茶包捎去给东华,想着帮他采了茶,照理他该感动,就能腾出几个时辰来同自己打一场了。怎料东华行事不是一般常理可推,心安理得地接了茶包,面无表情道了声谢,又漫不经心道近日得了几颗香花香树需栽种。他以为是东华考验他,一一地接了,去得田头一看,哪里是三四棵,足有三四十捆树苗晾在地头。他受累两日,又将三四十捆香树香苗替东华栽种了,回来复命。绕不过他事多,又说还有两亩荷塘的淤泥需整饬。他整饬了荷塘,又听他道太晨宫年久失修缮,上头的旧瓦需翻捡翻捡,翻捡了旧瓦,前院又有半园的杏子熟了需摘下来……
   
    小燕壮士忙里忙外,东华握着佛经坐在紫藤花架底下钓鱼晒太阳,十分悠闲,他宫中的仙使婢子也十分悠闲,阖宫上下都悠闲。小燕壮士为了能同他一战,忍气吞声地将他阖宫上下都收拾齐整,末了以功提醒他向他邀战,请他兑现诺言。东华却持着佛经头也没抬:“我什么时候许诺给你了?”
   
    小燕回他:“你亲口说的,要是老子帮你做了什么什么,你就考虑同老子决斗的事。”
   
    东华慢悠悠地抬头:“哦,我考虑过了,不打。”
   
    小燕愣了,他终于搞明白,东华是在耍他。临潜入九重天时,他座下的两个魔使殷殷劝谏他,说东华虽在海内担了端严持重的名头,恐性子或许古怪,他们的君主心眼却实,怕要吃亏,他还觉得两个魔使废话忒多。如今,真个被白白地戏耍了许久。
   
    一阵恼怒上头,他寻思着,一定要给东华个教训。是夜,便闯了七层地宫拿了被东华封在宫中的锁魂玉,逼他到符禹山同他决斗。壁萦锁魂玉,锁的正是集世间诸晦暗于一世界的十恶莲花境,此中关押的全是戾气重重不堪教化的恶妖,倘丢失干系到整个四海八荒近百年能不能太平。
   
    东华果真为了这方玉石追他到符禹山顶。符禹山上摆出一场恶战,东华招招凌厉,他一时现了颓败之相,觉得要不是前些日同他忙里忙外费了体力,何至于如此,又气不过,鬼迷心窍就开了那块玉,将东华锁进了玉中的莲花境……
   
    这一番才是这桩事真正的始终。
   
    话末,小燕壮士叹了一声,叹这桩事后头传出去添在自己身上的一笔污名,气馁地拿了一句读书人常说的酸话总结点评:“一切,其实只是天意。”
   
    凤九憋了许久没忍住,扑哧笑出声,瞧着小燕壮士面色不善,忙正了神色道:“他真是太对不住你了,你继续,继续。”
   
    燕池悟抱剑埋头生了会儿闷气,复又抬头冷笑两声,哼哼道:“其实老子如今也不怎么记恨他了,他也遭了报应,听人说激怒仇人的最好办法是怜悯他,老子现在,其实真的很怜悯他。”
   
    凤九宠辱不惊地表示,愿洗耳恭听,话毕,面色淡然地朝着燕池悟挪了几分,微不可察地倾了倾身。
   
    小燕壮士一双柳眉足要飞到天上去:“四海八荒都传闻东华是无欲无求的神仙,老子却晓得他对一个人动过真情,你想不想晓得这个人是谁?”
   
    凤九面无表情地道:“姬蘅。”
   
    小燕唬了一跳:“你怎的晓得?”
   
    凤九在心里咬住小手指:“他爷爷的,真的是姬蘅。”面上仍不动声色:“你请说,我看跟我晓得的是不是同一回事。”
   
    小燕说的,同凤九从前猜的差不了几分,东华他果然是因姬衡在十恶莲花境的照拂,红线一牵对她动了情。这桩事的前半截她其实比燕池悟还清楚些,因十恶莲花境里头姬蘅照拂东华时,她就歪在一旁瞅着。只不过,那时她是一头不会说话的小狐狸。
   
    她的本心并不想在此等关键的时刻变做狐狸,但她同人立了死约,这个事说来有些话长。
   
    那时,东华提剑前去符禹山同人打架传入她的耳中,她正捏了笤帚在太晨宫前院扫地,立时丢了笤帚亟亟地奔往南荒,赶着去瞧一瞧到底是怎么个动静。奔出天门才省起不辨方向,幸亏路过的司命肯帮忙,借了她能引路又能驮人的宝贝速行毡,匆匆将她带到战事的上空。
   
    她赶到时,符禹山上已鸣金收兵,只见得一派劫后余生的沧桑,千里焦土间嵌了个海枯石烂的小泽,正中几团稀泥,稀泥中矗了座丈把高的玉山。原应在此对打的二人杳然不知去向,唯有个大热天披着件缂丝貂毛大氅的不明男子浮立在云头,炎炎烈日下,手中还捧了个暖炉,朝凤九道:“你是来救人的?”风九看着他,觉得很热。
   
    稀泥中的玉山正是变化后的锁魂玉。东华被关在里头。燕池悟拿不走收了神仙的玉石,将它胡乱一丢喜气洋洋地打道回去了。穿着缂丝貂毛大氅的不明男子是玄之魔君聂初寅,他路过此处,正碰上此事,隐身留在此境,原本想讨些便宜。
   
    锁魂玉这个东西,进去很容易,出来何其艰难,东华造它原本又留了些参差,例如收了神仙后再难移动半分。聂初寅讨不着什么便宜正欲撒手离去,时来运转碰上匆匆赶来的凤九,有着九条尾巴的红狐狸——白家凤九。
   
    聂初寅平生没有什么别的兴趣,只爱收集一些油光水滑的毛皮,他家中姬妾成群,全是圆毛没一个扁毛,也足见他兴趣的专一。寻常神仙相见,都没有启开法眼去瞧别人原身的道理,但在他这里这个礼是不作数的。透过凤九虽然还没有长得十分开但已很是绝代的面容,他一双法眼首先瞧见的是隐在她皮相下的原身,和身后的九条赤红且富丽的长尾。
   
    他抬手向凤九:“你是个神仙?同东华是一伙的?你是来救他的?”得她点头,他由衷地笑了:“他已被燕池君锁入了你脚下的十恶莲花境,要进去救他,凭你身上的修为是不够的。”说到此处,略顿了顿,更加由衷地笑道:“你愿意不愿意同本君做个交易,将你身上的毛皮和身后的九条尾巴借本君赏玩三年,本君将自己的力量借你五分来救他,你意下如何?”
   
    情势有几分危急,凤九乍一听东华被锁进了十恶莲花境,魂都飞了一半,待飞了一半的小魂魄悠悠飘回来时,只听见聂初寅说要将自己的力量借她五分助她营救东华。天下竟还有这等好人,她想,虽然这一身打扮着实让人肉紧。
   
    她的意下当然甚和,非常感激地点了头,连点了十几个头。照魔族的规矩,这一点头,契约就算成了。一道白光一闪,莫名其妙间毛皮和尾巴已被聂初寅夺了去,她才晓得方才的话自己漏听了极重要的一半。失了九条尾巴其实没怎的,顶多是个秃尾巴不够漂亮,但失了毛皮,也就失了容貌,失了声音,失了变化之能。亏得姓聂的还有几分良心,换了她一顶极普通的红狐狸皮,让她暂时穿在身上。其时也容不得理论,先救东华要紧些。
   
    无论什么时候回忆,凤九都觉得,她当年在十恶莲花境中的那个出场,出得很有派头。
   
    当是时,她头顶一团宝光,脚压两朵祥云,承了聂初寅的力,身子见风长得数百倍大,转入十恶莲花境中,仰脖就刮起一阵狂风,张口就吐出一串火球,打个喷嚏都是一通电闪,整一个会移动的人间凶器。
   
    她觉得这样很是气派,很是风流。但,那时东华有没有注意到她这么又气派又风流的一面,多年来并没有求证过。
   
    彼时莲花境中的无边世界已被东华搭出一道无边的结界,结界彼端妖影重重,见得万妖之形。此端不知东华在使何种法术,苍何剑立在他身前两丈远,化出七十二道剑影罗成两列,罗列的剑影又不知何故化作排排娑罗树,盘根错节地长出丛丛菩提往生花,于弹指间盛开凋零,幻化出漫天飘舞的花雨。飘零的花瓣在半空结成一座八柱银莲佛轮,奕奕而动。佛轮常转,佛法永生,衍出永生佛法的佛轮中乍然吐出万道金光,穿过接天的结界往彼端狰狞发怒的妖物身上一照,隔得近些的妖受金光的临照度化,立时匍匐皈依。瞧着挺漫长的一个仙术,实则只是一念,连一粒沙自指尖抛落坠地花费的时刻都不到。
   
    多年以后,凤九才晓得这个花里胡哨的法术,乃是发自西天梵境的佛印轮之术,意在大行普度之力,以佛光加持普照众生,世间仅三人习得。她当时并不知它这么稀罕,只是激动地觉得,这个法术使起来如此的有派,如果她的陶铸剑也能这么一变,变出七十二把扫帚来,扫院子时该有多么的快。
   
    习得此术的三人,一为西天梵境的佛陀,一为昆仑虚的墨渊,一为她眼前的东华。前二位倒确然一颗菩提心,使这个时一般为的真普度;东华此时使这个,却纯属逼于无奈。要走出十恶莲花境,只有将以锁魂玉圈出的这个世界毁了,倘若不将关在此处的妖物先行处理,毁掉这个世界冲出去时,必然将妖物也带出去;但倘若以他一贯的风格将他们一剑灭了,成千上万被灭的妖物集成的怨念又要溢往四海八荒,被有心的一利用,搞不好将天地都搅一个翻覆。一总的计论下来,他只有费许多的心力,将这些妖物能度化的先度化了,不能度化的再灭不迟,届时有怨念也不至于那么许多,成不了什么大器。岂知度化人着实是个力气活,妖物万万千千又甚众,佛光照完一圈,已费了他八成的仙力,一时体力恢复不及,结界外却还有几个不堪度化活蹦乱跳的恶妖头头。
   
    东华落一回难,着实很不容易。凤九分外珍惜这个机会,欢天喜地地登上了历史的舞台。站在历史的大舞台上,她豪情满怀。一来,今时不同往日,她承了聂初寅五分的力,已是一头货真价实的威武红狐;二来,下头东华在看着,她难得在他跟前风光,不风够本真是对不住聂初寅诈骗她一回。
   
    她迎风勇猛一跃腾出东华铺设的结界,妖物们方才被佛光照得有些迟钝,还没反应过来,头顶上已迎来好一串火球天闪,或劈或滚,一劈一滚都是一个准,列不虚发。你来我往几十回合,素来为非作歹纵横妖道的几个大恶妖,居然,就这么被她顺顺利利地、一气呵成地给灭了。
   
    当然,她也受了些伤,皆是意外,一是喷火时,因这个技艺掌握得不是那么熟练,将肚子上的毛撩了一些,鼓起几个水泡。二是打电闪时,也不是特别的熟练,电闪已经劈出去了抬起的爪子却忘了收回去,将爪子劈了个皮焦肉烂……
   
    她神经有些粗,当时不觉如何疼痛,妖物一灭心一宽,突然觉得疼痛入骨,顺着骨脊钻入肺腑,一抽,直直地从云头上摔下来,半道疼晕过去,也不知道自己掉下来时,正砸在抬头仰望她的东华怀中。
   
    时隔这么多年,凤九还记得那个时候她其实并没有马上醒转过来。
   
    她做了一个梦。
   
    这个梦的主题如同佛祖舍身饲虎一般,极有道义。
   
    梦里头烈日炎炎,烟尘裹天,碧海苍灵干涸成九九八十一顷桑田。
   
    田间裸出一张石床来,东华就躺在那上头,似乎有些日子没吃饭了,饿得气息奄奄的。
   
    她瞧着他,心疼得不得了,不知道为什么就能说话了,伸手递给他:“要不你先啃啃我的爪子打个尖罢,已经烤好了的,还在冒油,你看。”
   
    东华接过她的爪子,端详半天,果然从善如流地咬了一口,她觉得有点疼,又有点甜蜜,问东华:“我特地烤得外焦里嫩的,肉质是不是很鲜美可口呢?”
   
    他伸手不知拿过一个什么:“我觉得还要再加点盐。”话落地好一把雪白的盐巴从天而降……她疼得嗷了一声,汗流浃背地一个激灵,疼醒了。
   
    她睁开眼睛,映入眼底之人果然就是东华,但握着她那只负伤累累的小爪子的,却是个白裳白裙、没有见过的美人。她的爪子上被糊了什么黑乎乎的膏药,美人正撕开自己的一道裙边,用一道指头宽的白绫罗,芊芊十指舞动,给她一根一根地包她方才威风作战时被烤伤了的手指头。
   
    凤九后来晓得,这个国色天香的美人,就是传说中的姬蘅,因听说自己做了红颜祸水,引得燕池悟跑来符禹山找东华决斗,抱着劝架的心匆匆赶来阻止他二人的厮杀,半路上却走岔了道不幸错过收尾,又不知怎么一脚踏进这个十恶莲花境,就遇着被困的东华。
   
    多年以后,往事俱已作古,凤九已能凭着本心客观一想,才觉得,姬蘅委实要比她和东华有些许缘分。她从前,却没有深虑过这个问题。那时她窝在姬蘅的怀抱里,眼底现出两三步外东华靠坐的身影,心中早已激动非常,哪里还有什么空闲考虑旁人之事。
   
    其时,距东华在琴尧山救下她已过了两千多年。
   
    两千多年来,他们离得比较近的一回是东华在前院的鱼塘钓鱼,她在鱼塘的对面扫地;一回东华在后院的荷塘同人下棋,她在荷塘的对面扫地;还有一回东华提了个瓷水壶在茶地里悠闲地给茶苗浇水,她在田埂的对面扫地……虽然她其实许多年不曾近前瞧过东华,但是他的模样在她心中翻覆地熨帖了多年,比幼时先生教导一日三诵的启蒙读物《往世经》还记得牢固。
   
    他并没有什么变化,俊美威仪自古及今。但失了一些仙力,看上去像刚睡醒的模样,面容中透露出些许慵懒。他懒懒地坐在一旁,撑头瞧着姬蘅水葱样的手指在她火红的狐狸皮间来来往往,默然的神色里,隐约含着几分认真。
   
    姬蘅的手法确是熟练,但魔族但凡美女都爱留个尖尖长长的手指甲,凤九的肉嫩,禁不住姬蘅的长指甲不经意一戳又一戳,痛得呜呜了两声又哼哼两声。东华虽然打架打得多,战事历了不少,仙根尚幼时负伤也是时有,但包扎伤势这等细致的事倒还从来没沾过,随手挑了几根白绫罗,拿无根水浸了浸又往手上比了比,言简意赅地开口道:“我来吧。”
   
    凤九不晓得他没有什么经验,眼泪汪汪地朝他挪了挪,还委屈地抽了抽鼻子。
   
    莲花境正是入夜之时,有一些和暖的雾气升腾上来,在结界中一撩,云蒸霞蔚间,虚示了几分轻浮。
   
    白绫罗裹着雾气缠上她受伤的爪子和肚皮。东华的面容瞧着还是一番与己无关的冷静淡泊,指法却比姬蘅要温柔许多,她没有怎么觉得痛,已经包完了。他给她包伤口的模样有一些细致认真,她从前远远地瞧过他在院子里给烧好的酒具上釉,就是这么一副淡漠又有点专注的派头,她觉得很好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