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三体 > 33 智子

33 智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八万五千三体时(约8.6个地球年)后。
  元首下令召开三体世界全体执政官紧急会议,这很不寻常,一定有什么重大的事件发生。
  两万三体时前,三体舰队启航了,它们只知道目标的大致方向,却不知道它的距离。也许,目标处于千万光时之外,甚至在银河系的另一端,面时着前方茫茫的星海,这是一次希望渺茫的远征。
  执政官会议在巨摆纪念碑下举行。
  元首选定这个会址,令大多数与会者迷惑不解。乱纪元还没有结束,天边刚刚升起了一轮很小的太阳,随时都可能落下,天气异常寒冷,以至于与会者不得不穿上全封闭的电热服。巨大的金属摆气势磅礴地摆动着,冲击着寒冷的空气,天边的小太阳把它的影子长长地投射到大地上,像一个顶天立地的巨人在行走。众目睽睽之下,元首走上巨摆的基座,扳动了一个红色的开关,转身对执政官们说:
  “我刚刚关闭了巨摆的动力电源,它将在空气阻力下慢慢地停下来。”
  “元首,为什么这样?”一位执政官问。
  “我们都清楚巨摆的历史涵义,它是用来对上帝进行催眠的。现在我们知道,上帝醒着对三体文明更有利,它开始保佑我们了。”
  众人沉默了,思索着元首这话的含义。在巨摆摆动了三次之后,有人问:“地球文明回电了?”
  元首点点头,“是的,半个三体时前我得到的报告,是回答那条警告信息的。”
  “这么快?!现在距警告信息发出仅八万多时,这就是说,这就是说……”
  “这就是说,地球文明距我们仅四万光时。”
  “那不就是距离我们最近的那颗恒星吗?!”
  “是的,所以我说:上帝在保佑三体文明。”狂喜在会场上蔓延开来,但又不能充分表现,像被压抑的火山。元首知道,让这种脆弱的情绪爆发出来是有害的,于是,他立刻对“火山”泼了盆冷水:“我已经命令三体舰队航向这颗恒星,但事情并不如你们想象的那样乐观,照目前的情况看,舰队是在航向自己的坟墓。”
  元首这话使执政官们立刻冷静下来。
  “有人明白我的意思吗?”元首问。
  “我明白。”科学执政官说,“我们都仔细研究过第一批收到的地球信息,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他们的文明史。请看以下事实:人类从狩猎时代到农业时代,用了十几万地球年时间;从农业时代到工业时代用了几千地球年;而由工业时代到原子时代,只用了二百地球年;之后,仅用了几十个地球年,他们就进入了信息时代。这个文明,其有可怕的加速进化能力!而在三体世界,已经存在过的包括我们在内的二百个文明中,没有一个经历过这种加速发展,所有的三体文明的科学和技术的进步都是匀速甚至减速的。我们世界的各个技术时代,都需要基本相同的漫长的发展时间。”
  元首接着说:“现实是,在四百五十万时后,当三体舰队到达地球所在的行星系时,那个文明的技术水平已在加速发展中远超过我们!三体舰队经过那么漫长的航行,中间还要穿越两条星际尘埃带,很可能只有一半的飞船到达太阳系,其余的将损失在漫长的航程中。到那时,三体舰队在地球文明面前将不堪一击——我们不是去远征,是去送死!”
  “如果真是这样,元首,还有更可怕的……”军事执政官说。
  “是的,这很容易想到。三体文明的位置已经暴露,为了消除未来的威胁,地球的星际舰队将反攻我们的星系。很可能,在膨胀的太阳把这颗行星吞没之前,三体文明已经被地球人消灭了。”
  光明灿烂的前景突然变得如此黯淡,使会场沉默了好久。
  元首说:“我们下一步要做的,就是遏制地球文明的科学发展。早在收到第一批信息时,我们就开始制定这方面的计划。现在,实现这些计划出现了一个很有利的条件:我们这次收到的回答信息,是由地球文明的一个背叛者发出的,那么我们有理由猜测,地球文明的内部存在着相当多的异己力量,我们要充分利用这种力量。”
  “元首,谈何容易,我们与地球的联系细若游丝,八万多时才能完成一次应答。”
  “也不尽然,同我们一样,地球世界得知外星文明的存在对整个社会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冲击,将对文明内部产生深远影响。我们有理由预测,地球文明内部的异己力量将汇集和增长。”
  “那他们能做什么呢?进行破坏吗”
  “在长达四万时的时间跨度上,任何传统的战争和恐怖活动的战略意义都不大,都可以得到恢复。在这样长的时间跨度上,要想有效遏制一个文明的发展,解除其武装,办法只有一个,杀死它们的科学。下面,请科学执政官简单介绍一下我们已经制定的三个计划。”
  “第一个计划代号‘染色’。”科学执政官说,“利用科学和技术产生的副作用,使公众对科学产生恐惧和厌恶,比如我们世界中技术发展导致的环境问题,想必在地球上也存在,染色计划将充分利用这此因素。第二个计划代号‘神迹’。即对地球人进行的超自然力量的展示,这个计划力图通过一系列的‘神迹’,建造一个科学逻辑无法解释的虚假宇宙。当这种假象持续一定时间后,将有可能使三体文明在那个世界成为宗教信徒的崇拜对象,在地球的思想界,非科学的思维方式就会压倒科学思维,进而导致整个科学思想体系的崩溃。”
  “如何产生神迹呢?”
  “神迹之所以成为神迹,关键在于它是地球人绝对无法识破的。这可能需要我们向地球异己力量输入一些高于他们现有水平的技术。”
  “这太冒险了,最后谁会得到这些技术?简直是玩火!”
  “当然,输入什么层次的技术来产生神迹,还有待于我们进一步研究……”
  “请科学执政官停一下!”军事执政官站起来说,“元首,我想表明自己的看法:这两个计划对杀死人类的科学,几乎起不到什么作用。”
  “但做总比不做强。”科学执政官抢在元首回答前争辩道。
  “也仅此而已。”军事执政官不屑地说。
  “我同意你的看法,‘染色’和‘神迹’两个计划,只能对地球科学发展产生一些干扰。”元首对军事执政官说,然后转向所有与会者,“我们需要一个决定性的行动,彻底窒息地球的科学,使其锁死在现有水平。在这里,我们需要抓住重点:科学技术的全面发展取决于基础科学的发展,而基础科学的基础又在于对物质深层结构的探索,如果这个领域没有进展,科学技术整体上就不可能产生重大突破。其实,这并非只是针对地球文明,也是针对三体文明要征服的所有目标,早在首次收到外星信息之前,我们就在做着这方面的努力,近期的步伐大大加快了。各位请看,那是什么?”
  元首指指天空,执政官们向那个方向抬头仰望,看到太空中的一个圆环,在阳光中发出金属的光泽。
  “那不是用于建造第二支太空舰队的船坞吗?”
  “不是,那是一台正在建造的巨型粒子加速器。建造第二支太空舰队的计划取消了,其资源全部用于智子工程。”
  “智子工程?!”
  “是的,在场的人至少有一半不知道这个计划,我现在请科学执政官把它介绍给大家。”
  “我知道这个计划,但没想到已经进行到这个程度。”工业执政官说。
  文教执政官:“我也知道,但感觉那像个神话。”
  “智子工程,简而言之就是把一个质子改造成一台超级智能计算机。”科学执政官说。
  “作为一个广为流传的科学幻想,这大家都听说过。”农业执政官说,“但要成为现实,还是太突然了些。我知道,物理学家们已经能够操控微观世界十一维结构中的九维,但我们还是无法想象,他们能把一把小镊子伸进质子,在里面搭建大规模集成电路吗?”
  “当然不行,对微观集成电路的蚀刻,只能在宏观中进行,而且只能在宏观的二维平面上进行。所以,我们需要将一个质子进行二维展开。”
  “把九维结构展开成二维?面积有多大?”
  “很大,您会看到的。”科学执政官微笑着说。
  时光飞逝,六万个三体时又过去了。在太空中的巨型加速器完全建成后的两万个三体时,对质子的二维展开将要在三体行星的同步轨道上进行。
  这是一个恒纪元风和日丽的日子,天空十分纯净。同八万个三体时前舰队启航的时候一样,三体世界的人们都在仰望着太空,看着那巨大的圆环。元首和全体执政官再次来到了巨摆纪念碑下,巨摆早已静止,摆锤如一块稳定的磐石凝固在高大的支架间,看上去很难相信它曾经运动过。
  科学执政官发出了二维展开的启动命令。太空中,圆环周围有三个立方体,那是为加速器提供能量的聚变发电站,现在,它们那形状像长翅的散热片渐渐发出暗红色的光。科学执政官向元首报告展开正在进行,人们紧张地仰望着太空中的加速器,什么都没有发生。
  十分之一个三体时后,科学执政官捂着耳机听了一会,说:“元首,很遗憾,展开失败了,多减了一个维度,目标质子被减成一维。”
  “一维?一条线?”
  “是的,一条无限细的线,从理论上计算,它的长度有一点五千光时。”
  “哼!”军事执政官说,“花费了一支太空舰队的资源,就得到这么个结果?”
  “这是科学实验,总有个调试的过程,这才是第一次展开实验嘛。”人们带失望散开了,但事情并没有完。本来以为被一维展开的质子将永远运行在行星的同步轨道上,但由于太阳风暴产生的阻力使其减速,一部分一维丝还是落入了大气层。六个三体时后,来到户外的人们发现周围有奇怪的闪光,那些闪光呈细丝状,转瞬即逝,出没不定。他们很快从新闻中得知,这是被展开成一维的质子在引力的作用下飘落到地面上来了。虽然这些一维丝是无限细的,但它的核力场还是能够反射可见光,还是能够被看到。这是人们第一次看到不是由原子构成的物质,它们本身只是一个质子的一小部分。
  “这些东西真讨厌。”元首不断地用手拂脸,此时他正同科学执政官一起站在政府大厦前宽阔的台阶上,“我总是感到脸上痒。”
  “元首,这只是您的心理作用。所有一维丝的质量之和也就相当于一个质子,所以它们对宏观世界几乎不产生任何作用,当然也没有任何害处,就像不存在一样。”
  但空中落下的一维丝越来越密,在阳光下,地面附近的空间中充满了细小的闪光,太阳和星辰看上去都围着一圈银色的绒边。外出的人们身上缠满了一维丝,走动时拖着一片细小闪光。他们回到室内后,一维丝在灯光下闪亮,只要他们一活动,细丝的反光就在他们周围描绘出被他们扰动的空气的形状。虽然一维丝只能在光线下看到,不产生任何触觉,但这也够令人心烦意乱的了。
  一维丝的暴雨整整下了二十多个三体时才停止,这并非因为细丝都落到地面上,它们的质量虽然令人难以想象的微小,但还是有的,所以在重力下的加速度与普通物体一样,但一进入大气层,就立刻完全受气流控制,永远也不会落下。但在一维展开后,质子内部的强互作用力大大减弱,使得一维丝的强度不大,渐渐断裂成小段,反射的光肉眼看不见了,人们就感觉它们消失了。一维丝的尘埃在三体世界的空间中是永远飘浮着的。
  五十个三体时后,质子的二维展开第二次进行。这一次,地面上的人们很快看到了异兆,当聚变发电站的散热片发出红光后,在加速器的位置上,突然出现了几个巨大的物体,都呈很规则的几何形状,有球体、四面体、立方体和锥体等,它们的表面色彩很复杂,细看发现原来是根本没有色彩,几何体的表面都是全反射的镜面,人们看到的只是被映照的行星表面扭曲的图像。“这次成功吗?”元首问。
  科学执政官回答:“元首,这次仍不成功,我得到加速器控制中心的报告,这次少减了一个维度,目标质子被展开成三维。”
  巨大的镜面几何体以很快的速度继续涌现,形状也更加多样化,有环状和立体十字形,甚至还出现了一个类似于莫比乌斯带的扭环。所有几何体从加速器的位置飘移开去。约半个三体时后,这些几何体布满了大半个天空,像是一个巨人孩子在苍穹中撒了一盒积木。几何体反射的阳光使地面的亮度增加了一倍,且闪烁不定,巨摆的影子在这投到地而的天光中时隐时现,左右摇摆;接着,所有的几何体开始变形,渐渐失去了规则的形状,像受热融化似的。这种变形愈演愈烈,变化的形状越来越纷乱复杂,现在天空中的东西不再使人联想到积木,更像是一个巨人被肢解后的肢体和内脏。由于形状的不规则,它们散射到地面上的阳光均匀柔和了一些,但其本身表面的色彩却更加怪异和变幻莫测。
  在布满天空的这些杂乱的三维体中,有一些引起了地面观察者们的特别注意,首先是因为这些三维体极其相似,再细看时,人们辨认出了它们所表达的东西,一阵巨大的恐怖感席卷整个三体世界。
  那都是眼睛!(我们不知道三体人眼睛的形状,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任何智慧生物对眼睛的图像都是十分敏感的。)
  元首是少有的真正保持着镇静的人,他问科学执政官:“一个微观粒子,内部的结构能复杂到什么程度?”
  “那要看从几维视角来砚察了。从一维视角看微观粒子,就是常人的感觉,一个点而已;从二维和三维的视角看,粒子开始呈现出内部结构;四维视角的基本粒子已经是一个宏大的世界了。”
  元首说:“宏大这种词用在质子这样的微观物上,我总觉得不可思议。”科学执政官没有理会元首,自顾自地说下去:“在更高维度上,粒子内部的复杂程度和结构数量急剧上升,我在下面的类比不准确,只是个形象的描述而已:七维视角的基本粒子,其复杂程度可能已经与三维空间中的三体星系相当;八维视角下,粒子是一个与银河系一样宏大浩渺的存在;当视角达到九维后,一个基本粒子内部结构的数量和复杂程度,己经相当于整个宇宙。至于更高的维度,我们的物理学家还无法探测,其复杂度我还想象不出来。”
  元首指指太空中那些巨大的眼睛,“眼前的事情是不是表明,被展开的质子所包含的微观宇宙中,存在智慧生命?”
  “生命这个定义,用在高维度微观宇宙中怕不合适,更准确些,我们只能说那个宇宙中存在智能或智慧。这样的可能科学家们早已预测到了,那样复杂宏大的一个世界,如果没有演化出智慧这样的东西反倒是不正常了。”
  “它们为什么变化出眼睛来看着我们?”元首仰望天空。那些太空中的眼睛是很精美的雕塑,栩栩如生,它们都看着下面的行星,目光似乎很诡异。
  “也许只是想显示自己的存在吧。“
  “那些东西都会落到地面上来吗?”
  “不会的,请元首放心。即使落下来,与上次一维展开的细丝一样,这些巨大的物体全部质量之和也就相当于一个质子而已,不会对我们的世界产生任何影响。人们要做的,只是使自己的心理适应这种奇观而已。”但这次,科学执政官错了。
  现在,人们可以觉察到,在布满天空的所有二维体中,“眼睛”们的移动速度明显地比别的几何体快,而且它们都在向着同一点汇聚。很快,两个眼睛相遇了,合为一体,合成后的形状仍是眼睛,只是体积增大了。更多的“眼睛”加入合成体,后者的体积也在迅速增大。最后,所有的“眼睛”合为一体,这颗“眼睛”是如此巨大,仿佛代表着整个宇宙在盯着三体世界。它的眸子清澈明亮,中心映着一轮太阳,在广阔的眼睑上,缤纷的色彩如洪水般滚滚而过。时间不长,“巨眼”表面的细节开始变淡,渐渐消失了,“巨眼”变成了一只没有眸子的盲眼;然后,它的形状开始改变,最后完全失去了眼睛的形状,变成一个完美的圆。当这个巨圆开始缓缓转动时,人们发现它并不是平面,而是一个抛物面,像从一个巨球上切下的一部分。
  军事执政官盯着空中那个缓缓转动的巨物,突然悟出了什么,喊道:“元首,快,还有其他人,快进地下掩蔽室!”他指着上方,“它是……”
  “一面反射镜,”元首冷静地说,“命令太空防御部队立刻摧毁它,我们就在这里看,哪儿也不去。”反射镜聚焦的阳光这时己经投射到三体行星上,最初光斑的面积很大,焦点的热量还不具杀伤力。这个光斑在大陆上移动着,寻找着目标。反射镜显然发现了首郁这个最大的城市,光斑向这里移来,很快将首都罩在它的范围内。巨摆纪念碑下的人们只看到太空中出现一团巨大的光亮,这光强得掩去了空中其他的一切。与此同时,人们感到了一阵酷热袭来。笼罩首都的大光斑在迅速收缩,这是反射镜在进一步聚焦阳光,太空中的光团亮度继续增强,使人们不能抬头,光斑内的人们则感到热度在急剧增加。就在酷热已不可忍受之时,光斑的边界扫过了巨摆纪念碑,一切都骤然停了下来。这里的人们花了好一会儿才使眼睛适应了正常的光亮。他们抬头首先看到的是一根顶天立地的光柱,呈倒锥形,太空中的反射镜就是光锥的底部,光锥的头部正刺中首都的中心,使那里的一切都在短时间内变成白炽状态,滚滚的烟柱从那里腾空而起,被光锥的不均匀热量引发的龙卷风则形成了另外几根接天的尘柱,围绕着光锥扭动舞蹈着……
  几团耀眼的火球在反射镜的不同部分出现了。它们的颜色与反射镜发出的光芒不同,是蓝色的,这是三体世界太空防御部队发射的核弹在目标上爆炸。由于爆炸是在大气层外进行的,听不到声音。当这几团火球熄灭时,反射镜上出现了几个大洞,然后整个镜面开始撕裂,最后破裂成十几块。与此同时,死亡光锥消失了,世界重新回到正常的光亮中,人们一时间觉得一切像月夜般昏暗。那些已失去了智能的碎块继续变形,很快与太空中其他的几何体混在一起不分彼此了。
  “下次展开实验会怎么样?”元首带着嘲讽的神情对科学执政官说,“会不会把一个质子展开成四维?”
  “元首,即使这样也问题不大,四维展开后的质子体积要小很多,如果太空防御部队做好准备,对其在三维空间的投影进行攻击,同样可以摧毁它。”
  “你在欺骗元首!”军事执政官愤怒地对科学执政官说,“你闭口不提真正的危险!如果,质子被零维展开呢?”
  “零维?”元首饶有兴趣地问,“那就是一个没有大小的点了。”
  “是的,奇点!一个质子与它相比都是无限大,这个质子的所有质量将包含在这个奇点中,它的密度将无限大!元首,您当然能想象出这是什么东西。”
  “黑洞?”
  “是的。”
  “元首,是这样——”科学执政官连忙解释道,“我们选择质子而不是中子进行二维展开,目的就是为了避免这种危脸。万一零维展开真的出现,质子带有的电荷也会转移到展开后形成的黑洞中,我们就能用电磁力捕捉和控制住它。”
  “万一你们根本找不到它或控制不住呢?”军事执政官质问道,“它就可能降落到地面上来,在途中吸进遇到的一切物质迅速增加质量,然后沉到我们行星的地心中,最后把整个三体世界都吸进去!”
  “这事情不会发生,我保证!你干吗总跟我过不去?我说过,科学实验嘛……”
  “够了!”元首说,“下次的成功率有多大?”
  “几乎是百分之百!元首,请相信我,通过这两次失败我们已经掌握了微观至宏观低维展开的规律。”
  “好吧,为了三体文明的生存,这个险必须冒。”
  “谢谢元首!”
  “但,如果下次还是失败,你,还有参与智子工程的所有科学家,都有罪了。”
  “是的,当然,都有罪。”如果三体人能出汗的话,科学执政官一定抹了一把冷汗。
  对同步轨道上三维展开的质子的清理要比一维展开的质子容易得多,用小型飞船就能把那一团团质子物质拖离行星近地空间,避免它们进入大气层。那些像山脉一样的物质几乎没有质量,仿佛是巨大的银色幻影,一个婴儿就能轻松地拖动它们。
  事后,元首问科学执政官:“在这次实验中,我们是不是毁灭了微观宇宙中的一个文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