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江湖第一高手 > 第157章:大结局 3-全书完

第157章:大结局 3-全书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虽然贺星寒发出了警告,但是还是有不少人被苗子们的弯刀所伤,弯刀上淬的毒见血封喉,伤者瞬间倒地,很快七窍流血而死。“缺月山庄”的伏虎将崔烈在混战被一个苗子的弯刀所伤中毒死去。此毒霸道可见一斑。
  
      那些苗子虽然身手矫健,但是武功并不是太强,最让人忌惮的就是手中淬毒弯刀。挨着就伤,伤的亡魂。
  
      魔锏冷苞不小心被一个苗子的弯刀刑破了左手他还没有发觉,杜湘正好在他旁边,刀光骤起冷苞还没反应过来左手就掉到了地上。断腕处鲜血喷涌。“杜湘你……”冷苞下面的咽了回去,面色惊变,地上的那只手瞬间颜色漆黑如墨,血都成黑色的。好可怕的毒!
  
      杜湘随后点了他手腕处两处穴道止血。
  
      冷苞感激地说:“杜湘,今日你这断腕之恩我冷苞日后必报!”
  
      杜湘笑了一下。,“小心点,苗子的毒太霸道。”
  
      失去了一只手的冷苞大怒。“杀!杀光这些苗子。”右手一锏把一个苗子打的脑浆迸裂。
  
      崔烈及好些兄弟死于毒刀之下,冷苞又丢了一只手,激怒了“义盟“的人。武功好的都把目标转向这批苗子。苗子们不断被杀倒在地。
  
      这时候夏一郎白小飞他们也把庄外面那些箭手处理了带人杀进来。“飞龙山庄”的人更是岌岌可危。黄家何家地人以开始向里面冲杀了。
  
      自从苗子们现身贺星寒就一直护在黄娇左右,生怕黄娇被毒刀所伤。黄娇心中甜滋滋的。多少次事实证明了她在贺星寒心中无可代替的位置。
  
      贺星寒边打边扫瞭着四周的房屋,他知道万家父子与太子此时定隐匿在某一处窥视战局。终于贺星寒看到北边一间屋子窗户上似有人窥视。
  
      “杜湘。”贺星寒大叫。
  
      杜湘听到贺星寒叫自己一路杀了过来。“什么事?”
  
      贺星寒对杜湘说:“你照顾好黄娇,别让苗子伤了我去办件事。”然后身形向那间屋子掠去。
  
      杜湘笑着对黄娇说:“我现在可是你的护花使者。”
  
      黄娇还了一句嘴差点把杜湘咽死。“我这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黄娇话音刚落杜湘左手一把把黄娇拽到自己怀里,然后右手一刀劈在黄娇身后,黄娇身后一个苗子缓缓倒下,他的目光中充满难以理解地诧异。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快的刀。
  
      黄娇现在身子紧贴着杜湘,黄娇脸上掠起一丝娇俏的绯红。黄娇对杜湘说:“我要是回头看到没有敌人死在我后面,你这个穷鬼就是占我便宜,我会把你这只手朵了喂狗。”
  
      杜湘饶有兴趣地问:“要是有呢?”
  
      黄娇白了他一眼。“有了再说。”然后回头,看到身后被杜湘杀倒在地苗子黄娇转过身来看着杜湘。杜湘一脸坏笑耸耸肩。黄娇向他绽出甜美的笑。她在杜湘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
  
      “别心猿意马,在我的心里,一直把你当亲人看。”黄娇说。
  
      这话让杜湘心里是那样温暖。他由衷地说:“我也一直把你当亲妹妹看的。我从小就梦想着有一个非常可爱的妹妹。现在我有了。”
  
      黄娇一本正经地对他说:“其实我一直把你当我以故的大爷看的。”
  
      听了这话杜湘差点趺倒在地。
  
      这时候岳小钰杀了过来,杜湘与黄娇也已分开。黄娇完全可以窥出女孩的心思,她怕岳小钰误会,用手指了一下地上那个被杜湘杀死地苗子用调侃的口气对岳小钰说:“你家杜湘救我的时候顺便占了我点便宜。还望岳妹妹不要怪他。”
  
      杜湘对岳小钰说:“我认了一个妹妹。”
  
      黄娇说:“我认了一个大爷。”
  
      岳小钰心中释然,她忍不住“扑哧”笑出了声。
  
      贺星寒来到那间屋前,门从外面被锁死,贺星寒一脚把门踹开走了进去,于是他看到了惊恐万状的太子。
  
      贺星寒把门关上,他走到太子面前淡声说:“太子殿下。连头二十年了,我们终于又见面了。这一天我等了二十年。好长,但是终于被我等到了。”
  
      平淡的语气中蕴藏着却是最刻骨的恨。曾经他无数次梦到,自己所有不幸地始作蛹者,在自己胆寒的颤抖。他甚至祈祷自己未见到太子前让太子身体康健无恙千万不要死了。因为,他耍让他面对他,
  
      太子自知必死无疑。面对着即将来临的死亡反而坦然了许多。“哈,他得意颠狂地笑着。“贺星寒,你的女儿从小被我折磨,又让我干了这么多年……哈哈。我死也赚了,我把你女儿变成了一个人尽可夫的婊子,哈,你贺星寒的女儿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婊子!是一个婊子……”
  
      贺星寒脑海中浮现出雪玲珑的面容,这个可怜地孩子。她虽然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但是却是自己的亲人。而在心中,他已认了这个女儿。贺星寒过去一脚踢在太子小腿上,太子痛叫一声趺在地上,他的腿被贺星寒踢断。贺星寒抓起太子一只手,“喀嚓喀嚓”把他五连连把他五指折断。太子捧着断手惨叫不断。
  
      “这是我替玲珑给你的!”贺星寒厉声说。
  
      太子因疼痛脸都抽搐的似变形了。“哈,贺星寒你就是折断我全身骨头也改变不了你女儿被我糟蹋的事实……改变不了她是婊子地事实。你真是丢尽了脸。哈
  
      这是他现在唯一引以自豪并可以用来打击贺星寒的事了。:这对他一败涂地地命运多少是一个安慰。
  
      “你很喜欢笑是吗!”贺星寒点了他的笑穴。“你先笑着。”然后转身先出去,太子大笑不断,笑的眼泪鼻涕都流出来了,笑的肠子都痛,此时他才知道笑是一件多么痛苦地事。而心中困惑贺星寒为什么出去了。
  
      过了一会儿贺星寒带着周烨进来。周晔上前解了太子地穴道,然后注视着他。太子停止了笑长出了口气。他发现这个青年盯着他的目光冷酷中掺糅着怨怼。他可与这个青年没什么宿怨啊!为什么看他的眼神这样叫人生畏?
  
      “知道我为什么恨你吗?”周晔冰冷声音宛若寒风一样吹过进太子胸膛。心都打了个寒噤。太子茫然摇摇头。
  
      于是周烨说出一句让太子死都难以瞑目地话。“因为我是贺星寒和柳依雪的儿子。你把我爹娘害的那么惨,我不恨你恨谁?”
  
      这话一出太子震惊不已。“这怎么可能?你到底说的是什么……”他用难以置信的神情对贺星寒说:“心…他怎么会是你的儿子?这是怎么回事?”
  
      贺星寒浮出一种嘲弄。“今天就让你死个明白。其实雪玲珑并不是我的女儿,当年你太子府地侍卫副总管战天神龙陆仲岭你还记得吧?”
  
      太子当然记得。他对陆仲岭的印象不错。他不知贺星寒为什么会提起陆仲岭。
  
      贺星寒继续说:“当年我对陆家有恩……在依雪快要分娩的时候,你命范甲到时候把孩子调包。陆家兄弟得知你险恶用心后他们为报我的恩,事先也准备了一个婴儿,就是雪玲珑。依雪当时其实生的是一个小、子,刚生下就被陆仲岭抢先换下,而范甲用贺知凡的换下地则是雪玲珑,根本不是我的骨肉。后来我的儿子因机缘巧合被拥翠王收养,并把他培养成了现在的金刀之主。哈蜘…太子殿下,你有何感想?”
  
      太子就像被打了一记闷棍,神情就像一个傻子。事情看似匪夷所思,但却合情合理。自己苦心积虑在用雪玲珑身上施尽卑鄙手段,来报复贺星寒平衡他那扭曲畸形的心理,但是雪玲珑却压根不是贺星寒的女儿。自己机关算尽其实不值一文没有任何价值。所有的一切竟然是这样荒唐可笑。一直认为别人被他玩弄股掌之中。原来自己才是最蠢的。
  
      “都在骗我……都在骗我,陆仲岭,范甲、皇上、彭通、万飞龙、温东阳……他们,他们都在骗我!这些千刀万剐地都在骗我,我妻杀了他们,杀……”太子难以授受这一切,他的精神此时完全溃毁了。他狂言乱语着。
  
      “你这是自己作孽怪不了别人!”周烨抓起太子一只胳膊,然后手上发力。太子发出死猪般的嚎叫。他的整各胳膊骨骼被周烨内力震了个粉碎。“这是为我娘的!”随后周烨又把一股阴寒的内力注进太子身体。“这是我为爹的!”那一刻太子觉得自巳被剥光扔在冰窖中,准确的说是最寒冷的地狱中。身上每一个毛孔都似在往外冒寒气;太冷了!冷地让他快连思维都要停滞了。他的身体剧烈抽搐着,他面目完全扭曲,他嘴里溢出血,他的舌头被自己抖动的牙啮咬破。他生不如死!
  
      周晔用看狗一样的神情看着他。
  
      “你……你们,也得,…也得死…”太子艰难狂乱地说:“知道为什么……为什么万飞龙把我弄……在这个房间,就是要引你进…进…哈…都死,给我陪葬。死光”
  
      贺星寒上前踢了他一脚。“你以为我们真有你们那么蠢吗?你们现在除了埋些炸药还能想出什么办法。,霹雳堂,的人都是用炸药的好手,你们真是蠢!”
  
      难怪迟迟不炸,太子万念俱灰。他完全地彻底的一败涂地!当然包括万家父子。
  
      贺星寒抽出长剑一剑砍下了他的脑袋,然后他用剑挑起太子脑袋从窗户上掷出。他要让这个恶棍身首异处。太子失去了脑袋身体抽动两下便永远静止了……
  
      看着太子的尸体,一件期盼了二十年地心愿终于了了。贺星寒心中是那样畅快。下一个。就是万飞龙了!
  
      “爹,”周晔说:“我们现在就去找万飞龙去!”
  
      “好!”
  
      在不远处的一座楼阁上。万家父子注视着大门处那片空地上双方混战的人群,眼中竟是痛恨。当他们看到贺星寒进了那间屋子,父子俩激动无比。“快,鹏儿。你亲自去点引线。”他现在信不过任何人。“把这些混蛋都给我炸上天!全部炸死!”万飞龙浑身都是在颤动。
  
      “我现在就去!”万云鹏转身而去。
  
      他们事先在大门附近的地下和周围的房屋中埋了大量的炸药,尤其是太子呆地那间屋子更是埋了不少。就算贺星寒武功再高强也炸他个尸骨无存。当然他们的人也会被炸的粉身碎骨。不过在万家父子眼里,那些人只是他们养的一群狗而已。而那些人根本不知实情,还在大门处奋力阻截着“义盟”大部。
  
      贺星寒等人昨晚就把万飞龙父子有可能用的狗急跳墙的所有办法进行了分析研究,并做了相应的解决方案。如果对方妻是用炸药对付他们,不可能偌大的“飞龙山庄”处处都埋。根本形势地形,最好的位置就是大门处大空地,四周屋房围绕最为适合。敌人一定会想办法在那里拖住他们大部,然后不分敌我一起炸。
  
      他们冲进去后“霹雳堂”的人就立刻用他们特殊地本领在附近隐蔽处找出若干埋好炸药。就连几处地下埋着的炸药也被他们找到。引线都被切断。
  
      楼上的万飞龙看到贝生寒父子安然出来,别说那间屋子,四外那么多处炸点竟然也未爆。最后的希望破灭了。看来“义盟”对此早有应对计策,万飞龙血红的眼睛竟是失望与不甘心。
  
      然后他看到他的“飞龙山庄”四处升腾起无数火焰。火借风势四下漫延。火光冲天浓烟烟滚滚,天空地飞雪未落即化。惨叫声无助地哭喊声拼杀声兵器的交鸣声在大火中响成一片,汇合成最为恐怖声响。黄家何家周家很多人带着满腔仇恨与快意一路势不可挡往里杀。为了报复“飞龙山庄”曾带给他们的灾难,他们大开杀戒!并杀红了眼。“飞龙山庄”的很多老幼妇孺也死在他们刀剑之下。贵重的物品也被他们洗劫一空。贺星寒冷缺月事前下达的诸多禁令此时被他们抛到了九宵云外,反正他们知道此战过后“义盟”就要解散,人性残忍的一面在这个特殊的环境淋漓尽显。尤其是黄家地子弟。积郁多日的愤懑在此时尽情释放。一路杀戮放火,他们要把“飞龙山庄”变成一片火海!变成最惨烈的人间地狱!当初敌人怎么对付他们“黄家堡”他们就以牙还牙!这反而激起了敌人的愤怒,拼死抵抗,给“义盟”造成了很大伤亡。
  
      黄娇从一名黄家子弟刀下救下了一个孩子。那个孩子弱小的身体在黄娇的怀中抖作一团,他都被吓傻了,哭都不会哭了。黄娇狠狠给了那名子弟一记耳光。
  
      她哭着说:“你们怎么能这样做!你们怎么能……”
  
      那名黄家子弟也哭着说:“四小姐!我可是亲眼见他们当初是怎么对付我们的‘黄家堡’的啊,呜呜……我的家人都让他们杀了。我地老娘被他们扔进了大火”
  
      黄家子弟有太多理由进行疯狂的报复。
  
      由于现在大多数人都分散在偌大的“飞龙山庄”以小股或单独为战,所以混乱的局面连贺星寒冷缺月也无法控制了。俩人在那一刻知道,做为“义盟”的两个盟主。他们以后将会背负什么样的骂名了。
  
      而此时青云山下聚集了不少江湖人士,连五大门派都有不少人来了。两大势力最后决战,很武林中人都不想错过亲临观看。庄中不有人仓皇逃出,其中有不少老幼妇孺,他们惊恐万状地哭喊逃命。如无助的羔羊。
  
      看着曾号令武林不可一世地“飞龙山庄”在大火与杀戮中绝望痛颤栗呻吟,遭受惨烈地人为的灾难。人们扼腕感叹。纷纷议论。
  
      “义盟的人也太狠了……”
  
      “也不能怪他们,当初万飞龙他们也做的太绝了。这是报应。”
  
      “不说贺星寒,冷大侠应该约束一下手下才是。”
  
      “要是周煜活着。不知比这惨多少倍呢。那才是个冷血……”
  
      “报复就应该是这样,不然也不叫报复了。”
  
      “唉……”不如谁发出一声沉重之极的叹息。
  
      而在楼上注视着这一切的万飞龙无力地垂下了那斑白头颅。
  
      “万伯伯,我们快走吧。”
  
      身边响起江平地声音。他身上伤痕累累。
  
      万飞龙缓缓抬起头。此时他觉得头是那样重,似有千斤。他的脖子都似支撑不住了。
  
      “我们走吧。”他哀弱地说。
  
      大势已去,心遭重创,声音都似没有了力气。他们到了楼下。然后进了地下室,里面有一条密道直通后山。事前为了做到万无一失,两天前万飞龙就已派人把自己家小送到山东郓城的一处老宅中安置,包括江平那个风骚的母亲。他本想解决了“义盟”后再派人把他们接回来,现在,他们永远回不来了。“飞龙山庄”在熊熊大火中将成为江湖中最大也是最有名气的一片废墟任人唏嘘凭吊。
  
      万飞龙与江平刚进秘道。冷缺月父子就进了这座楼搜寻。混战开始父子俩就四处寻找万家父子的踪迹。绝不能让万飞龙这个罪魁祸首跑了。冷缺月在“拥翠湖”的人手中救下一个人,此人在“飞龙山庄”身份不低,与冷缺月是旧识,他告诉冷缺月万飞龙父子俩在“观月楼”上。并告诉楼下左边第二间屋子一副山水画后有一间秘室。冷缺月就带着儿子寻来。
  
      贺星寒与儿子杀了太子后也四处寻找万飞龙。但是山庄太大,现在混乱成一团,不知万飞龙那条老狐狸躲藏在哪儿。副问了好几吓,“飞龙山庄”的人。他们身份太低也不知万飞龙父子俩现在在哪儿。找到万家父子的希望很渺茫了。
  
      冷家父子上楼看搜寻没有人就下楼到了那间有秘室的屋子,冷云揭起那副山水画果然看到秘室地门,冷缺月转动旁边桌上花瓶,秘室门打开,冷缺月与儿子踩着石阶进入地下秘室。但是秘室中去空无一人。
  
      “爹,不会是他们从别的地方逃了吧?”
  
      冷缺月没有说话,他仔细察看着秘室的墙壁,然后在一处站下。
  
      冷云问:“爹。这墙后难道还有秘道?”
  
      冷缺月说:“有可能。”
  
      现在没时间找机关,父子俩退后几步,各自奋力向那面石壁击出一轮月。两轮凝聚着强大内力“满月”击在石壁上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碎石乱飞,然后一条秘道出现在父子俩眼前。他们进入秘道去追。
  
      万飞龙与江平穿过秘道进入一个山洞,他们听到秘道里有传来脚步声。俩人以为是万云鹏。
  
      “我们等一下云鹏。”万飞龙说。
  
      不一会儿秘道口两个人影闪现,竟是冷缺月父子俩。万飞龙与江平大惊失色。
  
      “万伯伯…快走!”江平挡住冷缺月父子。万飞龙反应够快,忙跑时山洞”从边的秘道逃命。冷云与江平打在一处,冷缺月拐进那条秘道去追万飞龙。
  
      万飞龙如惊弓之鸟没命在前面跑。冷缺月在后面追。两人距离几丈远地时候冷缺月击出一道残月,残月如钩,切向万飞龙后背。秘道狭窄,万飞龙难以闪避只得回身应战。万飞龙使出一招“怒龙吞月”,瞬间一备真气形成的龙扑向那道月。月被龙吞瞬间消逝。冷缺月又刑出两轮“满月”一上一下击向万飞龙。既然万飞龙回过身来,冷缺月就不会再让他有转身而遁的机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