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从道果开始 > 第三十章 一苇渡江,大燕篇完结! 二合一章节

第三十章 一苇渡江,大燕篇完结! 二合一章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师弟。”
  “祖师跟师父跟前不得无礼!”
  钱石见张戈怒极,师父跟祖师爷尚在眼前就要做陈门的主,出声提醒道。
  张戈一听。
  也回过神来,面上惶恐,忙冲着陈季川、毛栗道:“弟子多嘴。”
  毛栗知道他这弟子的脾性,不去理会,转头看向陈季川:“祖师,不知该如何应对魔教?”
  “祖师爷!”
  “求祖师爷慈悲,救我父亲!”
  孙大锦哭声更惨烈,跪在地上又往前爬了几步,一把抱住陈季川的大腿。
  “孙大锦!”
  “不可如此!”
  钱石见状,大声呵斥道。
  这孙大锦哭的涕泪横流,此时全都抹在祖师爷衣服上,实在无状。
  一声喝。
  “祖师爷恕罪。”
  “弟子无意冲撞,实在是——”
  孙大锦好似听进去,顺势就要起身。
  却在这时,变故突显。
  只见这孙大锦手上一翻,竟从袖口中划出一口寒光闪烁的尖刀:“去死!”
  刀在手。
  直往陈季川下身猛地刺去。
  “住手!”
  “狗胆!”
  “我*&#¥#&%!”
  殿上众人都没料到有此变故,一个个脑子当机,条件反射就冲身上前。
  场上人人都是高手。
  可孙大锦身为孙彪之子,也练了一身功夫,比不得当世顶尖,却也是明劲巅峰。暴起突袭,哪怕是暗劲高手都难及时阻挡。
  嗤!
  这一刀正中下身。
  “找死!”
  众人目眦尽裂。
  就见着祖师爷将肚皮一挺——
  轰!
  直将孙大锦猛地弹飞出去,摔在地上吐出一口老血。
  钱石、张戈等飞身上前的陈门高手,全都停下。
  又惊又怒。
  “狗贼!”
  钱石、张戈上前,亲自将倒栽在地上的孙大锦制住。
  毛栗则是扶着陈季川,心焦道:“祖师——”
  “无事。”
  “小小后辈,还伤不了我。”
  陈季川摆摆手,脸色如常。在他两腿之间,匕首还插在中间。观其深浅,只怕——
  “哈哈!”
  “祖师爷莫要逞强。弟子知道祖师爷一身硬功了得,将肚皮、腋下都练的刀枪不入。但下阴最难练,就算是苦练陈门七十二绝艺中的‘门裆功’,也只能防住一般的拳脚攻势罢了。尖刀利刃之下,依旧难防。”
  孙大锦满脸血迹,虽只是被陈季川肚皮一顶,但陈季川早就练出暗劲,贯通全身,这一顶,生生将孙大锦鼻子都顶的塌陷下去,砸在地上也受了不小伤势。
  一下子说这么长段的话,伤势反复,张口‘噗’的一声又喷出逆血来。
  伤势虽重。
  孙大锦却肆意笑着,大声道:“我神教高手就在山下,祖师爷受此重伤,不知道还剩下几成功力?!”
  “该死!”
  “孙大锦,你该死!”
  钱石又惊又怒又急又恼又恨。
  他信任孙大锦,孰料此子居然早就投靠魔教,特意来行刺祖师爷。
  一时间。
  再难忍受。
  砰!
  猛起一脚,正踹在孙大锦心窝,直将孙大锦踹的在地上拖飞七八步开外。
  “噗!”
  “噗!”
  孙大锦张口呕血,只怕内脏都被踢破了。
  钱石在同辈中功夫不算顶尖。
  可毕竟也是陈门门主,一脚下去,若非心中还惦念着祖师爷跟师父,不敢擅作主张,早就将孙大锦踹死。
  “祖师。”
  “让我杀了这狼心狗肺的东西!”
  张戈看向陈季川,脸上杀意满盈。
  就在这时——
  “泱泱陈门,欺负个重伤的人。”
  “传扬出去,难道不怕江湖同道笑话吗?”
  一道轻扬的声音从殿外传来。
  “谁在大放厥词?!”
  张戈脸上凶戾一闪,扭头看向殿门方向。
  砰!
  砰!
  就见几道身影被抛飞进来,看衣着,都是陈门弟子。紧接着,又有不少人从殿外大步进来,一个个怪模怪样,其中为首那人,作贵公子大半,眉清目秀,一脸英气。
  但殿中哪个不是人精?
  见着这人,一眼便瞧出——
  “我道是谁。”
  “原来是易钗而弁的浪荡娘皮!”
  张戈心中有怒,嘴上不饶人,冲着那伴作美郎君的女子讥讽道。
  “放肆!”
  “到底是粗鄙之人,言出无状!”
  在那男装女子身后,有人跳脚,大骂斥责。有人作势欲要上前。
  陈季川下身插刀,面色如常,看向来人:“是你支使孙大锦前来行刺?”
  “不错。”
  冯茗茗展颜一笑,看向陈季川,眼中惊奇一闪,继而朗声笑道:“都说陈门中藏着一位江湖神话,第一个练出暗劲,第一个悟出内功,活了近两百岁,早已悟出长生不老法。小可东方明,特来泰青山一见。”
  “东方明?”
  “东方平之子?”
  “孙大锦果真投靠魔教了!”
  “好个魔教,竟敢欺我陈门!”
  钱石、张戈等人没有洞悉术,听到冯茗茗自报家门,自称‘东方明’,全都以为是拜月神教东方平的子嗣。
  一个个愈发愤怒。
  蓄势待发。
  只等祖师爷一声令下,就要将这些人全都拿下。
  “见了。”
  “如何?”
  陈季川看向冯茗茗,问道。
  “闻名不如见面,见面更胜闻名。”
  冯茗茗笑道。
  “那就走好。”
  陈季川也笑一声。
  说话间,伸手就将下身匕首拔了下来。
  咻!
  猛地飞掷出去。
  这一手蕴含暗劲,又有六层内力加持,简直快到了极致。
  场上无人提防。
  冯茗茗也未料到,陈季川在‘重伤’的情况下,居然还能暴起伤人。
  心下一慌。
  赶忙退后。
  在她身后,有高手反应神速,猛起一刀,锵的一声将那匕首挡下,但手上钢刀也多了处缺口,虎口更是一阵发麻。
  “我已经练出暗劲,竟险些没能挡住这一刀?!”
  头陀打扮的‘疯僧’圆通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而退到人后,吓得花容失色的冯茗茗,后怕之后,心头却掀起万丈怒火,满脸怒容看向陈季川:“堂堂武林神话,居然偷袭个弱女子,陈老祖不怕江湖人笑话吗?!”
  到底是个小姑娘。
  仗着家世背景,在外运筹帷幄,但真正面临生死,还是不免露怯。
  “祖师——”
  与冯茗茗、圆通等人不同。
  钱石、张戈等陈门之人见陈季川生龙活虎,毫无挂碍,顿时惊喜莫名。
  而躺在地上的孙大锦却两眼圆瞪,不敢置信的吼道:“不可能!不可能!!下阴被我刺上一刀,没人可以防住!而且那位置——”
  那位置,分明就是刺进去了!
  “无知!”
  “祖师功参造化,将我陈门绝艺全都练至巅峰造极之境。我陈门中,除了‘门裆功’之外,尚有‘吸阴功’。练到大成,既可将左右**,运气收敛于腹中使外面不至被人损伤。亦可鼓气注之,使**坚硬如铁,而护卫肾丸。”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