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从道果开始 > 第十章 逃出生天!

第十章 逃出生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就见陈少河已经动手。
  两手一搓。
  呼呼呼!
  四个拳头大小的火球,直奔四名黑甲喉咙而去。
  四级控火,发出的火焰连厌铁矿都能融化,更别说肉体凡胎。四人没防备,更没想到这些从来不被他们放在眼里的矿工,居然还藏着一位四品异人。
  这一下。
  喉咙就被烧伤。
  “呜呜~”
  “呜呜呜~”一把捂住喉咙,惊恐就要大叫。但火焰烧穿声带,只能发出呜咽嘶哑声音,根本传不出去。
  有两人实力较高,抵抗力较强。
  一个抽刀。
  锵的一声,就要来杀陈少河。
  一个拔腿就跑,不敢反击。
  陈少河第一次实战,一来就是生死战,见着雁翅刀当头落下,脑袋出奇的清醒——
  “冷静!”
  “一定要冷静!”
  “他们只是二级三级,我是四级,我是无敌的!”
  陈少河咬牙,手臂吓得僵直不能动弹,却张口喷出火焰:“哈!”往挥刀来砍的这人烧了过去,吓得这人连忙用刀去挡。
  这时候。
  陈季川赶到。
  “死!”
  四指如金钩,眼疾手快拨开钢刀。
  陈季川伸手如电,抱住这人脑袋往下一带,膝盖同时往上一顶,只听‘咔嚓’一声,怕是头盖骨都被顶碎了。
  真男人从不回头看爆炸!
  陈季川先杀一人。
  看也不看跃身过去,身轻如燕,几步就将奔逃那人追上。那人喉咙烧的疼痛难忍,又被吓到,慌不择路。
  陈季川从身后追上,四指并起,正中其后心。
  金铲指法妙无穷,阴阳兼修威力雄。
  砰!
  这人当场筋断骨碎,内脏洞穿,瘫倒在地活不成了。
  陈季川这才回身。
  扭身就看到——
  “给我去死!”
  陈少河喉咙里发出低沉嘶吼,手上拿着一把雁翅刀,冲着地上捂着喉咙打滚哀嚎的两名黑甲狠狠砍下。
  一刀砍在脸上,血肉模糊却不致命,反而令这黑甲更加痛苦。另一人则好受许多,被砍中后颈,鲜血迸射,当场晕厥过去。
  陈季川到来。
  一脚一个,两人全都殒命。
  八人只怕到了九泉之下也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死在了被他们厌恶,从未瞧在眼里的黑狱矿奴手上。
  而且还是这般干脆利落的死法。
  “走!”
  陈季川踢脚捡起一把雁翅刀,顾不得处理其他。
  要是场上这些矿奴足够大用可堪信任,陈季川倒是有心将这些黑甲身上的甲胄剥下,伪装一番,大摇大摆离去。
  可陈季川不信这些人。
  而且陈少河虽然身体不弱,但想要穿上黑甲可不容易,甲胄加身,行动起来无疑更加吃力。
  不利逃走。
  不如不去折腾。
  “小声些,剥下这些甲胄,装作押送犯人,就能逃走活命!”
  陈季川冲孙飞、沈亮等愣神之后惊慌失措的矿工献计。
  这些矿工也是苦命人。
  陈季川不是圣母,但滥杀之事却做不来。
  再者说,这场上还有十四人,即使他跟陈少河一齐出手,只要有一人喊叫出来,都要出现变数。
  不如给他们希望。
  省的他们误事。
  “对!”
  “黑甲都死了,我们也可以逃!”
  这些人没有如陈季川这般,早早谋划,这时候遇见变局,早就慌了神。陈季川一提议,如雨后甘霖,沁入心间。
  一个个脸上露出激动神色。
  那孙飞更是第一个去剥卫观身上的甲胄,其他矿工也被带动起来。
  七手八脚去脱。
  可甲胄穿、脱都不易,一时半会儿很难完成。
  陈季川则趁机,拉着陈少河,直奔左面那条青石道去。
  他看到,在这条青石道尽头,道路两侧绿树成荫。
  武胜门有大军,弓箭甲胄不缺,若是沿着大道奔逃,很可能被大军围住,届时万箭齐发,插翅难逃。
  所以陈季川从一开始就定下策略——
  “逃入山中。”
  “避开锋芒!”
  陈季川速度极快。
  他在岩洞中练习‘陆地飞行术’,不但着沙衣背砂袋,还常常将陈少河背在背上练习。此刻,就如同那时一样,将陈少河背在背上,往着城墙相反方向跑去。
  十步。
  二十步。
  三十步。
  一口气跑出五十步,还没人发现。陈季川松了口气,杀了八名黑甲,能争取到这些时间,足够了。
  到了五十步外,即使城墙上再有弓箭手,想要射中他,也要难度大增。
  八十步。
  九十步。
  陈季川越跑越远,从武胜城看去,几乎成了一个黑点。
  这时候,城墙下孙飞等人却刚刚剥下甲胄。因为紧张慌乱的缘故,更是死活都穿不上。
  “艹艹艹!”
  孙飞又气又急,摸了摸脑门,才发现自己已经成了秃子,心里顿时一凉。他这个样子,即使换上黑甲,不还是要被发现?
  “陈——”
  扭头要去找陈季川,这一看,才发现哪里还有陈季川、陈少河兄弟俩的踪迹。远远地,只能看到一个模糊不可见的人影。
  “被骗了!”
  孙飞心中大急。
  才知道是上了陈季川的当。
  顾不得再去换装,心底乱成一团,一心只想着马上跑路。
  “去他娘的!”
  一把将黑甲扔在地上,孙飞拔腿就跑。
  剩下沈亮等人有的甚至还在争夺甲胄,猛地看见孙飞跑路,有人也反应过来:“快跑!快跑!”
  一共十四人。
  有的抱着黑甲,有的拿着雁翅刀,有的干脆什么都不带,反正就是猛跑。
  可是他们都是普通矿奴,又发生病变,身体孱弱不堪。别说带上黑甲跟雁翅刀,就算是两手空空,着急忙慌跑了二三十步,也气喘吁吁,胸膛里好似有火焰在烧一样。
  越跑越慢。
  十多个人仓皇落跑,这么大的目标,偏偏还跑的这么慢,武胜城城墙上,有负责瞭望的士卒百无聊赖往外看了眼,一眼就看到,被吸引过去。
  “什么人?!”
  瞭望士卒被吓了一跳,连忙拿起手中钟锤,往铜钟狠狠一敲——
  铛!
  钟声响起。
  不多时。
  就有五十名弓箭手、五十名刀手动弹起来,有人认出:“那是黑狱矿奴!”
  有人往城墙下看去。
  五六丈的城墙,有些看不清。
  但有眼尖的还是看到,七八具尸体躺在城墙脚下,死状各异,身上衣服都被扒下来丢在一旁:“是黑甲军!矿奴杀了黑甲军,逃了!”
  这一声好似是捅了马蜂窝。
  咻!
  有人心急放箭。
  其他弓箭手好似得了信号,也一齐放箭。孙飞、沈亮等人不过跑了二三十步,轻松就被射杀大半。这时候才有将士反应过来:“留活口!快来人,跟我下去抓活口!”
  可惜太迟了。
  十四名矿奴一齐逃奔,五十名弓箭手在二三十步这么近的距离齐射,几轮下来,哪里还有活口。
  等弓箭手停射。
  城外已经只剩下二十二具尚还热乎的尸体。
  “陈——”
  “陈——”
  孙飞跪趴在地上,努力仰头看着远处,伸手想要抓住什么,但最终无力,落在地上。在他背上,一根羽箭摇曳,穿背透胸。
  自黑狱出,片刻自由,孙飞身死。
  与他一同奔赴黄泉的,还有孙亮等十三个矿奴,还有卫观等八名黑甲。
  一行人。
  同出黑狱。
  唯陈季川、陈少河逃奔无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