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从道果开始 > 第十章 逃出生天!

第十章 逃出生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永丰县。
  位于城外西南,有一座蜈蚣山,因延绵起伏,十多个大小相近的山峦连成一线而得名,头尾相距四十八里。要是穿行蜈蚣山,算上起起伏伏,荆棘沟壑,这个数字少说也要再翻三五倍。
  六年前。
  大楚天变。
  盘踞始安郡的‘漓水帮’趁势而起,集结帮众,打掉郡中驻军,攻陷灵川、阳朔、永福等县城,其中就包括永丰县。
  四年前。
  武胜门自始安郡荔浦县起势,从漓水帮手中强势夺下慕化、永丰二县。
  位于蜈蚣山中的‘黑狱’,自此也被武胜门夺取。
  从此依山筑城。
  几年下来,渐成规模,山城名曰:武胜城。
  这一日。
  蜈蚣山外围,武胜城南城门。
  八名黑甲押送十六名黑狱矿奴从中走出,一眼就看到满地的阳光,绚烂火热,一股清新扑面而来,与压抑、沉闷、阴暗、潮湿的黑狱形成鲜明对比。
  被山风一吹,热浪袭来。
  原本早就习惯身上腥臭的矿工,此刻也觉得这滋味极为刺鼻醒目。
  “我——”
  “这里——”
  “真的出来了?”
  孙飞、沈亮等矿工不成人样,在黑狱中还不觉得,到了太阳底下,一个个蓬头垢面、满身污臭,多年矿奴生涯身体饱受摧残,再加上近些日被诱发病变,看上去更是惨不忍睹。
  但他们皆无所觉。
  一个个贪婪的享受着阳光,贪婪的看着天地明媚,呼吸着火热却温暖清新的空气。
  不能自拔。
  一时间,甚至连激动也忘了。
  脑袋里一阵空白。
  被关押在黑狱中,被奴役许久,冷不丁回到外面,一个个全都沉醉其中。
  “太阳。”
  “好暖和。”
  陈少河也是如此。
  十岁跟随父兄,被押入黑狱。一晃六年,终于出来,当真是恍如隔世。
  愣在当场。
  不止孙飞、陈少河等黑狱矿奴。
  卫观、周大峰、褚明瑞等人也一样。他们在黑狱中待了也有三个月,早就不堪忍受,浑身上下更像是发霉似的。
  如今出来,整个人也阳光许多。
  众人皆醉。
  唯独陈季川。
  “出来了。”
  陈季川看到天上烈日,知道这是真的出了黑狱。
  他在黑狱中待了六年多,可前些日能出入大燕世界,见过正常世界,此时出来,并不如何震撼。身体上的欢愉,撼动不了陈季川的心神。他一出来,就悄悄打量四周。
  入目所见。
  先是一处巨大的货运广场。
  用青石铺就。
  在两侧,建有一处处高大的仓库,里面堆满了粮食、矿石,又修建道路,一路往东延伸,一路往南延伸,不知通往何方。
  城门处。
  又有二十名普通士卒把守。
  “臭死了臭死了!”见到陈季川一行人,一个个捂着鼻子,扭头不去看。
  除此之外。
  倒是没看到其他士卒。
  陈季川抬头往上看,因为角度的问题,看不到有没有士卒站在城门上头,前方一片空旷。
  但凡有数十名弓箭手居高齐射。
  陈季川有信心能避过,可陈少河——
  “再等等。”
  陈季川压住心神,不急动手。
  卫观等人回到久违的武胜城,有些感慨,非常开心。
  在这处城门待了片刻,卫观又去交换文书,这才领着十多个矿工往一旁走。走了约莫四五十步,陈季川才看清,这是一段较长的城墙,左右延伸看不到头。
  看卫观等人的样子。
  不知道要将他们带到哪里去。
  看看前后。
  兴许因为这里是黑狱出入口,看不到任何百姓。再加上今日好像也不是黑狱往外出矿、外头往里运送粮食的日子,四下寂静无人。
  两侧仓库兴许有人,但相距较远,陈季川眺目远望都看不清。
  这里动手。
  只要足够迅速,恐怕就算城墙上的人也不见得能发现。陈季川心念闪动,知道此中凶险,但再等下,恐怕就要错过。
  心中果断。
  “动手!”
  陈季川心念一定,先冲等待许久的陈少河眼神示意,自己先动弹起来。
  孙飞就站在陈季川兄弟俩身旁。
  他从黑狱出来,心中正高兴着,看看天看看地,也不去操心武胜门将他们送往何处去。
  正看着。
  就见陈季川快走几步。
  “咦?”
  他看的奇怪。
  就往前头陈季川看去。
  只见这个永丰笑面虎的四儿子居然走到前头四位黑甲大人跟前,急声道:“几位大人,小的腹泻难忍,想到旁边解决一下。”
  陈季川捂着肚子,装模作样,站在卫观跟前。
  卫观一见这个肮脏驼背浑身腥臭的矿奴凑在跟前,脸上厌恶难忍,啐道:“忍着!”
  “当这里是黑狱吗?”
  “大的小的都给我忍着,要是敢胡乱来,要你们好看!”
  卫观冲陈季川喝了声,还觉不够,又冲孙飞等矿奴也大声喝道。
  “腌臜玩意儿!”
  周大峰赶着回武胜城交差,然后去东边永丰县城潇洒,见陈季川在这跟他们墨迹耽搁时间,心烦意燥就要踹上一脚。
  “别。”
  一旁褚明瑞见状,忙的拉住。你以为他是好心,并不是:“小心把他肚子里的货给踹出来。”
  周大峰一听。
  忙的收回脚,被褚明瑞吓到,不敢再踹,只喝道:“老实点!”
  陈季川闻言。
  抬头往城墙上看了眼。这城墙约莫有五六丈高,一眼看不到顶。下面刚刚吵闹一阵,但是也没见城墙上探出脑袋来。
  陈季川心中有底,冲着周大峰点头哈腰赔笑道:“小的忍着小的忍着——”
  话到一半。
  却猛然冲身上前,两手一甩,就将离他最近的周大峰、褚明瑞二人脑袋擒住,往中间狠狠一撞——
  砰!
  脑花四溅,两个方才还凶狠毒辣的黑甲,当场殒命。
  练到第四层的‘分水功’,令陈季川两臂之力足有千斤。如此近距离,如此突兀,哪怕是同为四级高手,都不见得能够防备。
  更别说这二人了。
  陈季川动作神速,杀死二人仅在电光火石,不等人反应的时间。
  越过周大峰、褚明瑞二人。
  “你——”一把将正要抽到的卫观抱住,两手用力紧箍。
  咕扎!
  一声响,直将卫观腰背都险些抱断。更借力飞起,两腿横扫,正中前方另一位黑甲‘张碧阳’脑袋。
  又是一声砰响。
  铁扫帚功炼就的腿功,一下子就将张碧阳踹的眼冒金星以头抢地。
  也不知是死过去还是晕过去,总之没了动静。
  而陈季川不等两脚落地,腾出一手探到卫观脑袋,反手狠狠一拨——
  卫观脑袋呈一百八十度扭曲。
  两眼泛白。
  显然死的不能再死了。
  这一切说来不短,实则快的惊人。
  孙飞一直在看陈季川,他只看到陈季川突兀出手,先是两手一带,就让两名黑甲脑袋碰撞而死。而后抱住一名黑甲,飞起一脚踹死一人,又将被他抱住的那人脑袋拧断。
  兔起鹘落。
  两脚落地时,地上已经躺了四人。
  看的孙飞傻傻愣着,思维陷入停滞。
  “不想死的都别出声!”
  陈季川低喝一声。
  一脚踹在躺在地上不知死活的张碧阳太阳穴上,他修炼‘卧虎功’,脚趾之力不但能支撑全身重量,还能扛起千斤巨石。脚趾之力,何止千斤。这一下就如同兵刃之击刺,张碧阳断无活命之理。
  连杀四人,陈季川丝毫不停留。
  脚下连蹬,几步就越过十多名已经呆傻的矿工,来到后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