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你是我不能说的秘密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柳条折尽与君别 一

第一百五十三章 柳条折尽与君别 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方才满室的温情瞬间弥散,一丝寒凉从脚底漫上,我不知道怎么说。只是愧疚的看着他。
  
      他起身走到我面前,一把把我从化妆台的凳子上拽起来,用力搡到化妆台上,低吼着:“为什么要这么做?”他的眸子里,是一种我从未见过的受伤,掺着几许愤怒。
  
      我的腰被磕到化妆台的边沿上,有些生疼的咧嘴,心中生出几许怨气,为什么?还要我怎么说才能明白?我这辈子就罢了,难道要个鲜活的生命也一辈子见不得光?我倔强的看着他,低声道:“生下他,反而是害了他。他一辈子,都会埋怨我们。”
  
      他像被什么狠狠的击了一下,神色一怔,脸色瞬间变得惨白,盯着我看了许久,唇际一勾,冷笑着:“好,很好,原来在你眼里,我根本不配让你生孩子。”
  
      不再看我,转身向门口走去。我有些慌张,追过去:“不是那个意思——”他冷冷打断我的话,语气清寒:“赵小薇,你的聪明,都用来对付我了吗?”转身进了书房。我紧随过去,门锁上了。我伸出手叩了几下,没有动静。我无力的滑坐在了门口的脚垫上。
  
      我真的伤了他吗?有没有孩子,我对他的感情,难道他还不明白?非得用孩子去证明?可为了这个证明,要让多少人陷入痛苦?我和他不是生活在真空里,他的家庭,知道了这个孩子会怎么办?我的家人,又会什么反应?我不敢想象。脑子里一片空白。我双手抱膝坐在他书房门口,我的不坦白,只是不想伤害他。可最后,还是伤了。
  
      那夜,我和他隔着一道门,他在里面我不知道是什么样,我在门口泪落如雨的坐着。
  
      直到天色微明,门锁转动,我忙站起身来,有些眩晕的晃着,他推门出来,一脸憔悴。看到眼睛红肿的我守在门口,怔了怔,目光从我身上掠过,转身回卧室换了衣服出门。
  
      我跟在他身后,想说什么却找不到插话的孔隙,只呆呆的目送着他离去。
  
      连着几天,子越没有再回来。我发的短信,好像被屏蔽了般泥牛入海。想打电话,却又怕听到他的声音更加慌乱,心里七上八下没个主意。
  
      每天约车、学车,不过我的手脚配合能力实在是差得很,加之教练脾气急躁,每天挨训惹骂成了家常便饭。我有个怪癖,每次开车遇到紧急情况的时候,特别喜欢转方向盘。电视里经常看到的情节,开车遇险,神人们往往飞打方向盘,一个漂亮的悬弧,车子稳稳的转危为安。
  
      却在开车的第一天就被教练骂了个狗血淋头:“有你这么开车的吗?速度那么快还打方向盘,不想要命了?”
  
      我很委屈的看着教练:“那怎么办?”
  
      “刹车!脚丫子下面那么大的刹车板你看不见?————”巴拉巴拉一顿好骂。只让我觉得自己就是人类的外表,蠢驴的脑子才作罢。
  
      委屈不堪与其他学员交流了下,大抵都是如此,有的还和教练发生过口角。这么一对比,我的心才稍微缓和些。
  
      一晃五六天过去,院子里的南瓜都发芽了,子越还是憋着气不回家也不理我。我有些不知所措。他是真的因爱成怒要放手?还只是气性大?还是有别的事?
  
      揣测度量着怎么找他,却接到了徐硕的电话:“周亦回来了。我们去找你吃个饭吧?”
  
      周亦,这个名字如春风拂过嫩叶的芽,让我的心有种融融的滋味。与他相别不过一个多月,却似乎山中千年。只是经历了太多,我有些犹豫:“不太方便吧?”
  
      “有什么不方便,连哥们儿也信不过了?”徐硕有些不悦,“周亦以后不常在北京了,找你最后吃顿饭聊聊天还磨磨唧唧的。”
  
      我有几分惭愧,确实是世事让我变得防备起来,但他俩,一个正人君子,一个救我水火,我没理由不信任他们,多嘴又问了句:“只有你和他吧?”
  
      徐硕叹了口气,笃声道:“是,只有我和他,去怀柔找大小姐你,而且是中午,放心了吧?”
  
      我嘿嘿笑了两声有些不好意思,经历有时会让人变成惊弓之鸟啊。换了件带袖的浅蓝色长裙,衬得皮肤很白皙。徐硕定了饭店把我接走。
  
      “周亦呢?”我问着。
  
      “饭店等着呢。这不是为了你安全么。”徐硕睨了我一眼笑道。
  
      “安全?”我一愣。
  
      “万一你的冯总在家,还不得老虎发威?”徐硕笑的夸张,“你现在都快成了圈内的传奇人物了。纷纷八卦你是怎么做到让冯总片叶不沾身的,哦,对了,现在连酒都不沾了,彻底从良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