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你是我不能说的秘密 > 第一百二十六章 重出樊篱得自由

第一百二十六章 重出樊篱得自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1:06))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
  
      “你找她了?她怎么说?”我的心揪起来,如果问到小崔,她该如实的说啊。
  
      “有张照片上有她,我特意问了,她说是陪你去。”子越的话彻底把我打到了冰窖里。我不知道小崔为什么撒谎。为什么真心对待的人,最后反咬起来如此的可怕致命?
  
      我忽然觉得全身血液都凝固了,这是生活还是电视剧,我无力招架了。以前最多也就遇到别人给个脸色,难听的刺几句,如此周密的部署陷害还是头回见识。这个设局的不做fb可惜了。我坐在那儿,本来这几天没有吃饭就发虚,现在坐在那儿不停的冒着冷汗。我有些愣愣的问他:“照片是你找人拍的?”
  
      他坐在沙发上,又摸出一支烟,微抖着手点着,狠狠吸了口,粗声道:“我那么无聊?动动你的脑子。我只问一句,孩子,是谁的?”
  
      我的心抽疼:“我没有孩子。”看着他坚冰似的目光,我忽然无语了,自从陪小崔手术后,接着是生日,生日后他去了意大利,再到他回来将我软禁在这里,他足足有半个多月没碰过我,我该拿什么证明我没做过那个人流手术?一阵无序的烦乱。
  
      我咬咬嘴唇:“你怎么不去问周亦?他不会撒谎。”
  
      子越一下子暴跳起来:“我的王八还做的不够?去问他?早看见这个报告,我就不是并购酒厂,直接捣他老巢了。”
  
      我不知道说什么,有心当着他的面给周亦打电话,却又怕周亦说出什么暧昧的话来让他误会更深。只能看着他,无力的解释着:“我真的没有。你可以去医院查原件。”
  
      “这就是我看着原件复印的。”子越看着我,声音嘶哑的痛苦,“赵小薇!你他妈怎么就那么蠢?如果不是那么蠢,你得有多恨我?”
  
      我的心里一阵悲凉,我是蠢,我哪里比的过别人八面玲珑,护自己周全?我的声音有些伤怀:“我生日那天,你就看到了?”
  
      他仰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没有吭声,许久,才缓缓抽出一张:“只是这个。”我一看,是那张旅游杂志的彩页,就是我和周亦握手坐在上岛那张。
  
      “其它的呢?”我拿起照片,重新一张张的看着。
  
      “第二天下午。”他重新点起一支烟。第二天?就是说我“问题多了”那天,我记得清楚,他那晚有着意大利之行呢。想到这里,我的心又裹一层冰寒。子越,你一边搂着令宜,一边恨着我,该是什么滋味?我的心开始抽疼。
  
      “报告呢?”我问的有些麻木了。他没有吭声,半晌答着“上周。”看着他的神色,我完全相信他一周不回来,绝对是在自己调整心情,以至于不会回来杀了我。
  
      “这些照片,是真的吧?”他的声音不高,却阴沉的可怖。
  
      我点点头,转看向他:“但不是你想象的那样,那个报告是假的。”说完这两句,看着他波澜不惊的脸,我觉得自己的解释根本没用。
  
      “你怎么证明?”他冷冷的抛了句。
  
      我怎么证明?看着手边的这些所谓证据,一张张叠着,像一张无形大网扑过来。我的头又开始剧痛,无力的捶着头,却丝毫没有缓解。看着他冰冷的坐在那儿,这里一切都是冰的,冰凉的空荡荡的豪宅,冰冷的没有温度的男人。
  
      “子越,我证明不了,我只求你,你放了我吧。”我头疼的要裂,我只怕真相没找到,我已经要崩溃了,这个男人,我承受不起。各种压抑涌上来,像黑云压城城欲摧般让我喘不上气。
  
      他不吭声,只是在那一支接一支的抽着烟,我冲到他面前,拽着他的袖子:“子越,你要么杀了我,要么放了我吧,我受不了了。”眼泪已经不觉流了出来。这个男人,我真的舍不得,可到如今,他已经是有毒的罂粟,我会头痛,会病发。我只想活下去。
  
      他抬起我的下巴,看着我的目光很陌生:“你为谁流泪?”
  
      我为谁?我为自己。我已经被折磨成了这个样子,他仍视若无睹。我静静的掰开他的手,坐回到我的位置,等着他给我答案。
  
      黑夜一点点的在过去,外面的浓夜淡了一些,面前茶几上的烟灰缸里已经是一堆的烟头,他终于长长喘了口气:“你滚吧。”说完从茶几下取出一个纸袋扔给我:“你的药。”
  
      我打开,是我放在他之前房子床头柜里的,原来他知道,心里有些酸:“你什么时候看到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