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你是我不能说的秘密 >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一夜疏离情渺渺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一夜疏离情渺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的心在听到“老冯”两个字已经鲜血淋漓了,努力撑出个笑脸:“孔小姐。”
  
      何经理有些惊讶:“你们认识?”
  
      令宜柔声笑笑:“小薇是周二少周副总的助理呢。”转看向我,“来办事?”
  
      我点点头,像木偶般维持着机械的笑脸。
  
      何经理对我也换了副面孔,比方才亲切了不知多少倍,笑道:“材料我收下了,没问题。”
  
      令宜走到我身边,仿佛和我很熟悉的招呼着:“难得你来一趟,到我办公室待会儿吧,喝杯咖啡?”
  
      看着她的神情,我竟鬼使神差般点着头。出了门,令宜低声对我笑道:“你们公司来的都会被何姐磕两句的。你挨了吗?”
  
      我才反应过来令宜此举算是为我解围吗,不觉冲她笑了笑:“还好,没有。谢谢你。”心里虽暗暗纳罕何经理和周川结过什么梁子,终没好意思开口八卦。
  
      进了令宜的办公室,不觉一怔,令宜的办公室比周亦的都大,两面是落地的玻璃,屋内清新整洁,还有一个欧式格调的酒柜。上面除了各种红酒,还有各国风情的小玩偶,看着格外有异域风情。
  
      我忍不住赞叹:“你的屋子很有风情。”
  
      令宜笑道:“我们主营红酒,理应布置成这个格调。”
  
      她的话倒是让我瞬间醍醐灌顶,还欠周亦一个装修方案呢,若是按着这个思路,在周亦的办公室挂幅颠张狂素的书法,再配上李杜的饮酒诗篇,摆上各色朝代酒爵,是否也蛮应景?
  
      边想着,忽看见她办公桌上摆着一大束新鲜的红玫瑰。鲜艳的像要泣血一般。位置极为夺目。
  
      我有些失神的看着玫瑰叹着:“好漂亮的花。”
  
      令宜悠然一笑,取出一个杯子冲着咖啡:“昨天我生日,男朋友送的。”
  
      我的心狠狠一扯,当周亦为我费心订着花的时候,冯子越在费心的为别人订着花,循环纠缠,屡试不爽。
  
      令宜递来咖啡,我伸手去接,却是我和她都一愣。
  
      她的腕上也带着一串红宝石的手链,虽然和我的有几分差别,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而且配载她白皙的胳膊上分外的好看。
  
      红楼梦里贾宝玉看薛宝钗胳膊上的红麝串,便立刻变的呆雁一般,还想着这膀子要是生在林妹妹身上,也好上去摸的一摸。而我当时,也毫不夸张的变成了呆雁。心里酸酸的想着,这样的胳膊,白皙如玉,红宝映熠,纵然是我,也想捧起来摸一下。
  
      令宜笑的温柔:“你的手链和我的很像呢,我的是男朋友去缅甸买的,你的呢?”令宜的声音是那么的清悦柔软,却像把锋利的柳叶刀,瞬间把我的心划得血淋淋。我的这串手链,也是冯子越去缅甸出差买的。瞬间,我像被撕开一样,说不出话。如果我说,我的手链也是男朋友去缅甸买的,会怎么样?我很想试试。可是,我不知道撕开真相的后果,如果是翻天覆地的麻烦,不是我承担的了的。面对这场棋局,如何摆放是冯子越的权利,我有权利逆反吗?
  
      令宜的目光是那么澄澈,看的我直有些心虚。子越是有多么在乎她,竟然让她从不知晓竟有个卑微的我存在。我闪躲着目光,不知怎么憋出句:“不是,秀水街淘的,带着玩儿。”说罢慌忙把手垂下,用衣服遮住了手腕。
  
      令宜笑了,笑容妩媚又极有风韵:“没事,不细看看不出来。”
  
      这句话却让我心里陡然不是滋味,纵然我不懂珠宝,但他送我的东西,也不会是假的吧。偏偏被她那么一强调,似乎就真是个假的。心里便有些酸痛。
  
      我勉强笑笑,又忍不住多嘴说了句:“你男朋友对你,很不错。”
  
      令宜的表情顿时像在春风中化开般,美目流转脉脉含情,几乎能将一汪春水溢出的感觉:“是啊,我很幸福。”转而又道:“不过不错也有不错的麻烦,昨天生日有他陪着,害得今早都迟到了。”她的脸上泛起一层薄薄的红晕。她的意思,就是傻子也明白吧。
  
      我的心被缺了齿的刀来回的锯着,忍者痛继续道:“幸福就好,并不是人人都能这么幸福的。”
  
      令宜似乎若有所思,再看向我眸子更亮了:“是要珍惜。他很细心,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是威尼斯广场,今晚还要再带我去重温——”她沉浸在悠悠的叙说中,满脸的幸福。
  
      半晌才像回过神来似的笑笑:“小薇,我觉得和你很投缘,不觉得话就多了。”说罢从桌上拿起一瓶精油:“这是何姐要的,还有一瓶,我送你了。别嫌弃哦。”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接过的那瓶精油,怎么逃出了她的办公室,跌跌撞撞的冲到了马路上,四下的车像流水般呼啸往来,我木然的窜到了马路中间。
  
      直到一辆奥迪在我脚边戛然而止,司机破口大骂:“你找死啊!”我才回过了神,默默的回到人行道上。
  
      手机铃声响起,我麻木的接了起来,子越有些低沉的声音:“你在哪儿?”
  
      我凄然笑笑:“马路上。”
  
      “昨晚有点事,没有陪你过生日,对不起。”他的声音有些淡然的疏离,仿佛一夜之间,他不是李秘书口中那个为我亲自挑别墅的冯子越,而是一个漠不相干的人。
  
      我也淡淡笑笑:“没关系。晚上回来吗?”
  
      他回答的很干脆:“要去意大利走几天。回来再找你。”
  
      找我-----这个词用的真好。我忍不住问着:“是出差吗?”
  
      他沉默了片刻,声音有些艰涩:“小薇,你的问题多了。”
  
      我的问题多了?!我忽然觉得自己很可笑,却又很茫然。电话那头是挂掉的忙音,我还捧着手机站在北风里,昨夜是发生了什么?还是什么都回到了本来的轨道?
  
      d*^_^*w
  
      (..)^_^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