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你是我不能说的秘密 > 第一百一十五章 难为生日难为情 一

第一百一十五章 难为生日难为情 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第一百一十五章难为生日难为情(一))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
  
      我舒了口气,看看手机,已经快5点半了,还好他不回来吃饭,便不会去接我,否则还真赶不回去,又会被他瞎猜忌了。
  
      等小崔出来,看她苍白的脸色,我心疼的忙上去扶着她。和周亦一起把她送回了家。我又折回办公室取了点东西,看到我未关的电脑上有一堆sn的消息提示,打开一看,全是冯子越的:“晚上不回家吃饭了。”一句话发了足有30次,满屏,我不觉有些好笑,他以为我不回是没收到吗?想想他傻乎乎不断黏贴复制的样子,会不会又是皱着眉头懊恼的嘟囔,瞬间心里竟然全是幸福。
  
      “傻乐什么?我送你回去。”周亦走过来看了眼我的电脑,脸上的笑容微微有些凝固。
  
      我忙把电脑关了,推辞着:“不用了,我自己回去。”
  
      他看着我的目光有些失神,半晌道:“一个朋友担心你路上有事,这,也要拒绝?”
  
      我心里一暖,说不出话来。周亦些微受伤的神色让我有些不忍心,便随他下楼了。
  
      一路上,他没怎么说话,表情有些沉郁。以前在车上他倒不像冯子越那么沉闷,通常会找个话题聊两句。现在随着他的沉默气氛微微有些压抑。
  
      我想着话题道:“你给小崔批两天假吧。”说完就开始骂自己猪头,这个话说的真是找抽,刚才人家在去的路上还说“总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现在自己就不长记性,又开始说这个话题。
  
      半晌,周亦才道:“既然你开口了,那就批吧。”
  
      我心里一颤,只是因为我的缘故?便又找补着:“那个,你不用顾忌我,按照公司——”
  
      周亦的眸子一沉,打断我的话:“我不可能不顾及你。”
  
      我的心忽然狂跳起来,他这是什么意思?他的感情,我一直拿捏不准,他的情感收放很自如,虽然我知道他对我很好,一直很照顾我,可这份照顾,比朋友深一点,却又比恋人浅一些,分寸把握的极好。譬如他从不会在私人的时间找我说私事,也不会发什么暧昧的短信或电话,但是工作中的接触交往,他又比一般的上司体贴入微,以至于我时常迷糊,他究竟是怎么想的。
  
      但不管怎样,我和他的工作关系,也就到此为止了吧。
  
      车子在小区门口停了,我沉默了片刻,把这两天一直要对他说却总没机会说的话说了出来:“周亦,我要辞职了。”
  
      他一震,转头看向我,眸子里的神色几乎碎裂:“为什么?”
  
      “我有些累。”我不敢看他的眼神,低下头。
  
      “这不是理由。”周亦有些痛苦的闭上眼睛,“你说过会支持我的。”
  
      我咬咬嘴唇,周亦此刻的表情让我有些自责,对他,我始终亏欠良多。我叹口气:“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走了,也许下一个助理更能干。”
  
      周亦转看着我,胸腔有些起伏,像是在竭力平息着什么,忽然一把把我揽入怀里:“小薇,不要走。”声音有些绝望的沉痛。
  
      他的伤感有些出乎我的意料,我很震动,用力挣脱开他的怀抱,艰难的说着:“我也帮不了你什么。”
  
      过了一会儿,周亦神色有些恢复:“抱歉,我有些——失控。”
  
      接着又像解释什么似的:“你带给我的精神支持,太大了。”
  
      我一怔,精神支持?的确,他回国不久,这些公司里的烦恼,除了我,也不好说。圈内的不便说,圈外的说了不能感同身受的明白,他的孤独,无人能解。
  
      我牵强的笑笑:“我们不是同事,还是朋友啊,我还会一如既往的支持你。”
  
      他凄凉的笑笑,道:“好。”
  
      回家后吃过饭,便又是寂寞冗长的等待。子越的应酬很晚,后半夜回来躺在我身边,我起身去为他倒水放到床头,却发现他身上并无酒味。我的心一颤,说不出的滋味。他本身酒量不小,生意上的应酬极少有不喝酒的情况。我很想破口而出问问晚上是什么应酬,可想想他说过要我给他一点时间去处理一些问题,还是没有张开嘴。
  
      一点时间,不是立时三刻,我不愿把他惹烦,却是自己辗转反侧在床上彻夜无眠。
  
      早晨起来,心里多了分忐忑。今天是我的生日,我很希望一睁眼他就能对我说句“生日快乐。”就像小说里写的那样:我希望早晨第一个和我说生日快乐和夜晚最后一个说的人,都是他。
  
      他却一如往常,并无异色。我有些颓丧的去厨房弄好早饭,煮了两碗面条。他对我微微一笑,埋头开吃。
  
      我心里像猫抓似的,看着他,恨不得就开口说:今天是我的生日,你说句生日快乐吧。可这种事,只有人家主动记得才有意思,提醒过后有什么趣?
  
      我懊恼的使劲扒拉着面条,子越嘴角抽了抽:“面条又不难吃,你干嘛跟它有仇?”
  
      我愤愤的想着:我是和你有仇。却也说不出口,只得讪讪笑笑继续和面条纠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