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你是我不能说的秘密 > 第一百零八章 以我之口度你水

第一百零八章 以我之口度你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
  
      调教了艾云一番,想想关太太的话,联想联想自己,除了贤惠能解忧做不到,其他的三点做的很好,从不唠叨,连话都极少,更不会撕破脸的闹腾,也不会酗酒。也是个安分守己的情人了。自嘲的笑笑,便也把那话放在了一边。转正这种事我是绝不会想的。只等自己的心能放下了,或者他的“一阵子”到了,也就该是彻底清醒的时候了。
  
      到了周三,接到了周亦的电话,公司一个数据填报系统的密钥在我那里,被我锁起来了,现在急着报数据要用,也只能找我了。
  
      我询问需不需要我过去送钥匙。周亦忙说:“我去找你拿,你在家继续休息。”
  
      只一会儿工夫,周亦就到了。我早等在小区门口了,见他的车过来,忙挥挥手。
  
      周亦停了下来,几天不见,似乎瘦了一圈。
  
      我打趣着:“到底是自己家公司,真不是一般的上心。”
  
      周亦定定的看了看我,从头到脚认真的看了两圈,才舒了口气:“还不错,这下能放心了。”
  
      我开着玩笑:“别说你拿钥匙是假,想来看我是真。”
  
      周亦附和着:“被你看出来了?这个理由找的可真费劲。”
  
      他说的语气竟有几分认真,我听了心里一慌,忙转移话题:“你的贷款怎么样了?”
  
      周亦笑笑:“大冬天的不找个地方坐坐?就这么就着西北风聊啊?”
  
      我不好意思的笑笑:“前面有家上岛。”上岛咖啡该给我发个会员卡,就冲我这频频给他们带客户的热乎劲儿。
  
      到了上岛,选了个靠窗户的座位,点了两杯卡布奇诺,冬日的暖阳,照的很舒服。我懒懒的看着周亦,随意的聊着:“顾婷婷被你搞定了吗?”
  
      周亦摇摇头,撇撇嘴:“都说美女难搞,她比美女都难搞。”
  
      我嘻嘻笑着:“就冲你把人家和美女划清界限,人家就该不批你贷款。”
  
      周亦苦笑:“先送了个香奈儿的限量版的包,她眼睛都不眨的笑纳了。”
  
      我一愣,香奈儿的限量包得多少钱,我没概念。但应该价格不菲。我叹口气:“那说明她胃口很大,你再接再厉。”
  
      周亦啜了口咖啡:“才几百万的贷款,难道还送套别墅么?”
  
      我有些疑惑:“几百万,对公司来说是个小数目。何必还得去贷?有求着顾婷婷的时间,那个小酒厂都开始运营了。”
  
      周亦眸色有些凝重:“财务审批在周川那儿,他不点头,我哪动的了钱。”
  
      “你父亲不是支持吗?”我更不明白了,之前明明说过和周川打过招呼了的。
  
      “周川,他开始就不支持并购,前阵子他主投了个另个项目,现在借口周转不灵,向父亲求援。父亲索性谁都不管,让我们自己折腾。”周亦笑笑,“无所谓,自己走出来的路才是自己的,靠别人帮忙终究不长久。”
  
      我佩服的看着周亦,他身上的确没有一丝的纨绔之气。但我都替他发愁:“那现在怎么办?”
  
      “攻心为上。”周亦挑挑眉毛,“投其所好比一掷千金更管用,我已经打听好她的爱犬刚刚vr,再送一条就得了。”
  
      我的心里忽然有些不是滋味,我以前总觉得自己挺难的,找个工作不易,颐养父母不易。现在觉得周亦更不容易,为了做成一件事,屈下身段,去揣摩一个女人的心思,这又得需要多大的勇气?放下多少的傲气?
  
      我有些失神,周亦捏了捏我的手,满含期待的看着我:“小薇,所以你得帮我。”
  
      我点点头,偷偷的把手抽回来,自嘲笑笑:“我能帮什么呀。”
  
      周亦没回答,笑笑看向窗外,目光却是一怔,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一个高挑的美女正拿着单反冲着我们这边拍着,看我扭过头,粲然一笑。我也回以一笑。现在是个单反街拍都流行的年代。如果我可以潇洒走一回,也挺喜欢做个背包客,到处去走走。
  
      “看见美女又移不开目光啦?”我抿嘴笑着。
  
      “至于么。眼前这个美女都让我看不过来。”周亦摇摇头。
  
      我心一跳,时间也不早了,便忙起身和他寒暄了几句匆匆回家。
  
      这两天我的手已经停止了化脓,开始愈合。碰着也没那么痛了。和子越一直别扭着,我对他强势武断不许我去工作心存腹诽,也被他和白萍的关系撩拨着,尽管他再次让我相信他,我却微微有些不能确定那份相信。而他对我的拧巴别扭估计也很计较,每晚都是快半夜才回来。他越不回来,我心里便又生出些哀怨,尤其是吃饭的时候,孤零零的一个人用左手缓缓的夹着,更觉凄凉。
  
      周四晚上,难得的回来的很早。
  
      我淡淡问着:“吃了吗?”
  
      他冷冷回句:“没吃。”便和我一起坐下吃着外卖。
  
      我这两天左手已经不像原先那么笨了,虽然慢些,却稳当不少。右手继续处于保护状态。
  
      他扫了我几眼,看我吃一筷子都要好久,可能实在忍无可忍了,一把抓着我的左手,叹口气:“松开。”
  
      我心里一酸,眼圈红了。您今晚有空驾临了,知道我吃饭不容易了。前两天我左手比现在还不顺,不也得每天吭哧着吃吗,你关心过吗,知道我是怎么一口口的吃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