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你是我不能说的秘密 > 第一百零七章 二奶扶正的秘籍

第一百零七章 二奶扶正的秘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
  
      别别扭扭的过了个周末,子越周六陪我换完药后回家,在书房闷了一天,周日便出去不见踪影,直到半夜才回来。只是让李秘书陪我去医院换了药。现在看李秘书,总觉得像个饶舌妇女一样可厌,态度也冷淡了许多。
  
      周日下午给周亦电话,不知周川是否和他说了要我离职的事情。
  
      周亦倒是很坚决:“先在家把伤养好。不管周川怎么说,我这里的工作需要你。”
  
      我心里微微的雀跃了一下,毕竟周亦还是会坚持的。但又转念一想,为了我让人家兄弟起隙,似乎也不妥。何况周川和周亦本来已有些芥蒂了。但如果周川和周亦真的要摆阵对垒,周亦这边也确实缺人手,不比周川多年经营,人心牢固。我是不是该留下来帮着周亦?
  
      越想心越乱,不知自己该何去何从,便索性不想,等伤好了再说。
  
      周一抽空给邵琦打了个电话问问情况,邵琦父亲的情况好转了,原来是脑梗,昏迷了两天又醒过来了。邵琦自己回了老家,周川并没有回去。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有些挂念。
  
      “我已经回来了啊。今天早晨的飞机。”邵琦的声音无可奈何。
  
      “怎么就呆了两天?”我有些不可理解,自己的父亲,能放心嘛。
  
      “情况已经稳定了,我留了些钱,我呆着也没用。”邵琦叹口气道,“在老家心里也一直不踏实,还不如回来。”
  
      我有些堵心,她对周川的情深,有些变态的依恋。我实在理解不了。也许在艾云眼里,我也是个变态。
  
      又聊了几句准备挂电话,邵琦忽然像想起什么似的:“对了,你还记得关太太吗?”
  
      我一怔,关太太,有印象。上次马太太探听冯子越病情的时候,认识的关太太和邵琦。大约三十多岁,保养得很好,算不上大美人,也还算有风韵。
  
      “记得,以前见过。”我应着。
  
      “你知道吗?关总离婚了,把她娶了呢。”邵琦的声音里满是羡慕。
  
      “哦。”我淡淡应了一声。倒不觉的分外惊奇。商人又不是政府要员,离婚除了麻烦点,财产损失点,不会断了事业前程,所以离婚再娶虽不常见,倒也不至于艰难卓绝。
  
      “今天中午她叫了几个朋友聚餐,你同我一起去吧。”邵琦央着。
  
      我和关太太不熟,不太想去。却架不住邵琦的劝道:“走吧姐姐,就当陪陪我,我和别人也不大熟的。再说,你不想去取取经吗。”
  
      取经?取而代之的经?我从没生过这个念头,但邵琦似乎有些迫不及待。我也不觉有点好奇,想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可以真正的实现取而代之?
  
      邵琦开车来接上我,去了一家饭店。外面看着很不起眼,里面布置的却很有情调。随服务员到了一个包间,已经有几个人到了。关太太一见我,很亲切的打着招呼:“小薇。”
  
      我也忙应着。心里叹息她们的记忆力真的很好。交际于这么多人中,对一个只见过一面的我都能快速的叫出名字。
  
      不一会儿三三两两的来齐了,一共有十个人左右。年龄参差不齐。三十多的居多,也有几个二十多岁的。
  
      我坐在邵琦身边,只默默的听着她们对话。不知谁说了句:“马太太怎么没来?”
  
      我的心一动,若是马太太来就好了,好歹我还有个认识的人。
  
      不知谁打趣了一句:“怕是不好意思来吧,马总说了好几年要离婚了,到现在也没离,她哪好意思来啊。”这话便说的太露骨了。
  
      关太太微微一笑,淡淡的说了句:“她有点儿事。”旁人便也不再说什么了。
  
      我不由的又打量了下关太太,与上次变化不大,唯一变化的是多了自信和从容。名分真的是一个女人最大的底气。
  
      一边吃着一边听大家聊,其实这些女人来的主要目的怕也都是取经,想问问关太太是用什么法子最终翻身的。话题便也多多少少都绕着这个。
  
      有人问着:“如馨,老关离婚给他前妻分了多少财产啊?”如馨想来是关太太的名字。
  
      关太太微微一笑:“一千万赡养费,好几套房子,还有栋别墅。也算把她下半辈子都安顿好了。”
  
      听得我直抽凉气,离婚的代价真不小。刚才那人道:“诶哟,也不少呢。你不管管啊?”
  
      关太太眉毛一挑:“管?怎么管?他前妻就是管的太多才下岗了。”一句话说的大家有些噤声。关太太柔柔的说着:“男人啊,到了这一步,那虚荣心和自尊心都膨胀的不得了,你就得哄,就得捧,要是总拿自己太当回事儿,又老喜欢掰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旧情分,在他跟前唠唠叨叨,也就该被他嫌烦了。”
  
      一席话说的大家频频点头,我抽抽嘴角,看看邵琦,邵琦正听的津津有味。另一个人附和着:“所以说如馨聪明呢,聪明的女人才能走的顺。”
  
      关太太对这句话挺受用:“聪明谈不上,不过多点儿心眼总是没错儿。傻乎乎的想啥说啥那是年轻女孩儿的特权,咱这把岁数就得能憋住话,能藏住事儿。”
  
      有人接起话头:“对了,好久没见秀枝了,听说就是被小姑娘撵走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